• 0
教育热退潮,投资机构上演大出逃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57字)

2021-07-30 教育热退潮,投资机构上演大出逃

失算的资本。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7月30日报道(文/韩文静)

教培行业的多事之秋已至。

监管风波下,教培行业遭受重创,相关的投资机构也无奈折戟。

时间回溯到半年前,教育行业激战正酣,过高的估值,也吸引着投资机构纷纷押注,甚至在IPO前疯狂布局,争抢投资机会。

然而,随着一纸“双减”文件的横空出世,在线教育市场迎来难以抵抗的雪崩,明确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

文件还指出,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且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达摩克里斯之剑重重落下。当下,教育培训机构的资本化之路受阻,一级市场融资遇冷,二级市场股价暴跌,行业正面临重塑。

而最高点“接盘”的投资机构,或许已经无力退出。损失惨重的教育行业的投资者们叫苦不迭,挖掘独角兽,伺机IPO的美梦也就此破灭。

这些机构,在最高点接盘

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去年创投资本向在线教育行业累计投资了1034亿元。

其中,国内K12赛道的总融资额超过了460亿元,仅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公司加起来的融资额,就高达380亿元。

在政策的影响下,这两家准独角兽上市受阻,背后的资本方也退出无望。

创立于2012年猿辅导,截至目前共经历了11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40亿美元,其中,仅仅在2020年,猿辅导的融资总额达到了35亿美元。

去年12月24日,云锋基金3亿美元投资猿辅导,是当年中国互联网领域单笔最大融资额度,猿辅导也成为全球教育科技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

云锋基金入场站队的时机,正是猿辅导的估值最高点,在当时最贵的一轮出手,然而世事难料,云锋基金还没能等到猿辅导上市,在线教育行业就已经成为了“烫手山芋”。

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估值超100亿美元,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

作业帮成立于2015年,已从软银愿景基金、高盛集团和红杉资本中国等投资者那里融资至少34亿美元。此前,有消息称作业帮正在与顾问就潜在的上市事宜进行合作,计划今年上市。

今年5月,作业帮传出暂停了IPO的消息。对此作业帮做出回应: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

早期的投资者可以通过后续的套现退出,但对于后期入局的投资者来讲,退出难度不言而喻,在去年年底投资作业帮的机构,诸如阿里巴巴、老虎环球基金、软银愿景、红杉资本等,只能落得“接盘”的结局。

前几天的“双减”文件中明确指出,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不良学习方法。在作业帮,学生们可以上传自己的作业问题并搜索答案。这对于本就处在舆论漩涡之中的作业帮而言,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英语在线教育品牌VIPKID,曾是创投圈的“顶流”,也教育圈里为数不多杀出重围的独角兽。其投资方占据了投资圈的半壁江山,包括红杉资本、经纬中国、云锋基金、真格基金等多家明星机构加持,被誉为是经典的投资案例。

但今年以来,VIPKID艰难度日,亏损严重、裁员消息频发。

VIPKID多次传出上市消息,上市传闻的背后,是来自包括腾讯集团、红杉资本中国、云锋基金、创新工场等头部投资机构的退出压力。

VIPKID最近的一轮融资是在2019年底,腾讯领投的E轮融资,交易金额为1.5亿美元。如今VIPKID上市无望,腾讯的投资也打了水漂。

“双减”文件里提到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这给行业造成了巨大打击,新的资本难以进入,K12在线教育的玩家,终局难以落定。

诸如猿辅导、作业帮、VIPKID等头部玩家,经历了估值和规模上的突飞猛进之后,放缓了跑马圈地的步伐。

押注其IPO的投资机构,在这一轮高位“接盘”之后,也只得无奈折戟。

当然也有成功登陆IPO的企业,去年12月4日,一起教育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K12教育科技公司,发行价10.5美元,市值近20亿美元,但半年之后,如今一起教育的市值仅仅为2亿多美元,蒸发近了90%。

这份成绩单,显然不是资本愿意看到的。

一级市场融资热潮退去

VC们嗅觉灵敏,教育行业今年在一级市场的表现,与往年的融资热潮相距甚远。

《2021年(上)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总金额99.9亿元,同比去年同期150.8亿元,下降了33.75%。

从投融资事件领域分布情况来看,在2020年全年,K12领域的在线教育融资金额最大,高达434.8亿元,K12是2020年在线教育发展的一大风口。

但在今年,一级市场大额融资面临“退潮”,针对K12领域的融资寥寥无几,行业风光不再。

《报告》中显示,2021年上半年,热门的投资行业已经由K12领域转变为在线职业教育,融资额为43.4亿元。获得融资的平台有粉笔教育、云学堂、犀鸟教育、导氮教育、会计学堂、思创网络、课观教育、思博网络等等。

猎云网梳理到,例如腾讯、高瓴资本、IDG资本、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中国等机构,在近两年对K12头部教育公司的投资较为频繁,大肆下注且金额不低。

《2020投资趋势洞察白皮书》显示,腾讯对于教育领域的投资从2014年开始到2020年底共参与了47起,占总投资事件的4.45%。2020年,腾讯在教育行业出手颇多,其次是高瓴资本、IDG资本、软银愿景基金等机构。

这些投资机构多数在企业融资的后期进入,入局越晚,意味着“高位接盘”的可能性越大,亏损的金额较大。

近两年疯狂入局的资本,或将血本无归。

俞敏洪曾经发出感慨:“在线教育之所以兴旺,靠资本输血。每收入1分钱,要花掉2块钱,行业融了这么多钱,收入只有几百亿元。”

“在线教育是钱可以烧出用户,烧出护城河,变成一个持久的、万亿级的生意吗?”在一部纪录片中,猿辅导创始人李勇回应道:“我想不到什么原因是它不能的。”

然而事实告诉我们,资本没有烧出独角兽,反而收获了一地鸡毛。

二级市场资本持续减持

对于投资者来说,及时止损成为当下迫不得己的选择。

与一级市场不同,二级市场的进退则更为方便一些,相关的投资者也更加敏锐,已经上市的教育公司在二级市场被不断调整持仓。

“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做教育是最让人有幸福感的投资。”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曾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道。正是因为对教育行业的看好,高瓴曾重仓好未来和新东方。

随着行业的持续亏损,一直看好在线教育发展的投资机构也逐渐失去耐心,通过减仓来降低损失。

高瓴资本也不意外。在过去的一年中,高瓴资本对于k12持续减持,今年的第一季度,高瓴资本动作频繁,几乎清仓了教育行业的股票。

好未来曾经是高瓴资本在美股的第一大持仓股。数据显示,高瓴资本在今年大手笔减持教育股,在2021年第二季度,高瓴资本继续对好未来进行减持,在上季度减持276.23万股后,本季度高瓴资本再度减持395.97万股,两次减仓比例超过53%。

在政策落地之前,高瓴资本及时脱身,将好未来外部重要股东的位置让给了摩根士丹利、Baillie Gifford & Co以及瑞银集团。

去年12月,一起教育成功登陆美股,也成为国内首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大型教育企业。2020年第四季度,高瓴资本在一起教育上市后建仓买入463.34万股,

不过,一起教育随后就成为了高瓴的弃子,高瓴资本在2021年第一季度将一起教育的股票全数抛出。

除了高瓴资本之外,另一家投资机构景林资产也在该季度大幅减持好未来,一季度减持好未来85.68万股,占持仓数的77.61%。

瑞银集团在今年第一季度减持高途集团和好未来,其中对于高途的减持为七个季度以来首次减持。科尔曼(Chase Coleman III)旗下的老虎环球基金,2020年第三季度,老虎环球基金建仓高途并买入302.08万股,在2021年第一季度,则全数清仓。

对于目前已经在美股上市的教育龙头,有业内人士表示:退市是大概率事件。曾经,资本的加注下,在线教育炙手可热,彻底沦为了一个“烧钱”的游戏,教育逐渐脱离了“初心”,成为资本的逐利工具,被裹上了商业的外衣。

商业市场瞬息万变,在线教育从资本加注下的烧钱营销获客,逐渐转为常态化的市场竞争,以K12教培为主要业务的机构,未来或许面临转型,在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寻找新的机会,但转型过程必然长路漫漫。

教育不是一门生意,资本也无法蒙蔽教育的初心。教育行业颠覆的当下,最重要的是要回归教育的本质。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