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最早投进墨茉的80后,一战赚了500倍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8分钟(2843字)

2021-08-25 最早投进墨茉的80后,一战赚了500倍

来源:猎云网
番茄给出了“如何投进不差钱餐饮项目”的标准答案。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作者:曹玮钰。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想必各位也注意到了,这一波消费游戏里,除了四面开花的大基金,总有几个常常出现、似熟非熟的新面孔。他们或是深耕许久,或是刚刚成立,或是跨界发力,基因不同,但统统指向一个结果——成为不可忽视的消费投资力量。

《底片》推出番外篇《底片Nova》,小盘一下最值得关注的投资新势力。

今天聊聊番茄资本,“耕耘出道”的那种。

10个月估值翻了500倍

番茄资本成立于2017年,是一只专注餐饮品牌和供应链的基金,非常垂直,有点小众。

最让番茄出圈的是两个项目:一,巴奴火锅;二,墨茉点心局。

先说巴奴。

这俩月巴奴新融资的消息就没断过,我听说的消息是,资方抢得凶,都是大玩家,融资额几个亿,估值超过200亿元。

这里要说“但是”了。

但是,去年3月番茄就投进了巴奴,近亿元,独家。

估值呢?“区区”18亿元。

假设数字属实,不到一年半,番茄这笔投资账面翻了十几倍。

墨茉点心局呢?更彪悍一点。

今年烘焙赛道多滚烫?佼佼者之一墨茉,一年4轮融资,估值也翻得不善——据说今日资本入场之后,墨茉的投后估值高达20亿元,店铺数量呢?窄门餐眼(番茄老板卿永旗下的数据库)的数据是17家营业中,3家暂停,即将开业9家。

墨茉最新一轮融资听说即将交割,算下来,单店估值想必仍在1亿以上。

这个项目,让不少投资人望洋兴叹,但番茄入场最早,很可能也是最大的外部投资方。

这笔“最早”怎么来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就能搞懂这家基金的核心竞争力了。

根据公开信息,墨茉创始人王丹曾参加过卿永旗下的窄门学社,其间有了中式点心的创业想法,之后拿到窄门集团(番茄资本所属集团)旗下零拾孵化种子轮融资,估值仅500万元,之后番茄连续加码,稳坐第一大外部股东。

番茄投墨茉的战绩,堪称剽悍——“10个月翻了500倍”,番茄资本创始人卿永曾公开表示。

不过,这两个案子折射出的是番茄不同维度的竞争力。IDG资本合伙人李骁军在我司之前的访谈里讲过一个“运气论”,咱们权且拿来套在番茄身上,看能得出什么结果。

李骁军的说法是,人有四种运气:

第一种“纯粹的运气”,天上掉馅饼;

第二种“要做到的运气”,就是一直站在那忙着总会碰到运气;

第三种,“给有准备的人的运气”,你要做研究、分析,更系统化的布局;

第四种,厉害了,“独特能力的运气”——只有你有某种能力,别人必须通过你才能办成事。

番茄投中巴奴,接近第二种运气。长周期的餐饮产业总有开口的时机,去年一场疫情,让一向现金流底气足、不肯对资本松口的餐饮老板集体转变态度。

于是在2020年2、3月,你能看到我司报道里,贾国龙说西贝不融资三个月都扛不住,但当时我们没太注意的是,此时加华资本投进了文和友,番茄投进了巴奴。

这里边,有一点同样不可忽略——先发。当时的番茄已经与巴奴“积极合作3、4年”之久,信任基础已经打实。创始人杜中兵甚至给了番茄“能够并肩作战的战友”认证。

投中墨茉呢?

依我看,更接近第三或者第四种运气。有声音说,墨茉是番茄孵化出来的项目,这个事外部无从考证,但有一点比较确定,番茄对烘焙赛道的判断有前瞻性,而且番茄做圈子、搞孵化,至少有比别人大的机会投得更早,关系更瓷实。

每当大势来临,有些投资机会自然就会发生,番茄呢,你说它“有准备”也好,“能力独特”也好,终归是做到了。

这个月,番茄又和美团龙珠投了个饺子馆,也有点意思。

熊大爷饺子馆A轮融资,龙珠资本领投,番茄资本跟投。与墨茉类似,窄门集团零拾孵化也是熊大爷种子轮的投资人,番茄的口径是“积极配合创始人启动了这一项目,提供了一系列支持”。我也有听闻,番茄在熊大爷的关键商业决策上是扮演过重要角色。

投资“不差钱”餐饮的标准演示

作为一家机构,番茄的路径,有点特别。

要让番茄“结出果实”,总共分几步?卿永给出答案,三步。

第一步,做选择。卿永选择餐饮,更像个“排除法”。2014年“双创”火热,做过餐饮、教育和投资的卿永开始思考,如何成为像红杉、高瓴这样的顶尖机构。观察到TMT、教育、消费等主流赛道已经很“卷”,卿永把目光投向垂直餐饮赛道——发展空间够大、竞争者少、资本化低,但有前景。

第二步,做服务。要入场,先要给找门槛,卿永第一步不是做投资,而是服务。2015年,卿永成立了窄门学社,又开设了咨询和数据业务,即窄门咨询和窄门餐眼,2016年,开始做孵化。

第三步,做投资。2017年,卿永成立番茄资本,LP多为绝味、九毛九、喜家德等餐饮CVC,随后,投资了包括巴奴、王家渡、墨茉点心局、阿甘锅盔、味远红芳、霸蛮米粉、丰茂烤串、金戈戈豉油鸡等,这里边,有餐饮品牌,也有供应链上的调料。

拿番茄当个GP看,我确实看到了不少武器。这能在多大程度帮到他的投资?外人不好量化评估,但至少两点比较确定。

第一,番茄deal sourcing的能力是强的。消费souring门槛不高,你盯着抖音、小红书也能找项目,更先进也肯投入的,可能会做行业数据监测。但番茄呢?已经有个覆盖线下餐饮多维度的数据库了,就是窄门餐眼,有比较全面的信息基础和先进的sourcing工具,敏锐度会好一些,所以你能看到,番茄投“项目的第一轮”的次数很多。

第二,拿项目的本领也是强的。餐饮是现金流行业,不差钱,对资本的认知度仍然较低,从业者更接近“生意人”,讲圈子,重义气,主流投资人惯用的行为模式有时不太work,能否打动对方,并真的帮上忙,成了能否投到的核心竞争力。

别小看了这一点。盘一盘近期的餐饮明星项目,几乎每个投资故事都有同一个元素——一贯高大上的VC放下身段走进烟火,为餐饮企业忙前忙后,最终打动了创始人,这才有机会投了进去。

而靠做服务、搭圈子起家的番茄,天然在“人”的层面有优势。番茄有很大可能成为与日后餐饮企业家识于微时、帮得上的“自己人”,这倒真算上是一种“护城河”。

回头看看,不论巴奴、墨茉乃至熊大爷,番茄都给出了“如何投进不差钱餐饮项目”的标准样本。

部分“运气”已兑现,接下来呢?

番茄在餐饮行业的积累和认知固然是深的、久的,但走到今天也不是没有运气成分的。

卿永用“排除法”选择了餐饮,之后坚持站在这里,也不全然是精准预判,而是一边实践一边验证——直至2017年,卿永通过研究和数据坚定了这一方向。

坚持是很见功力和定力的事。卿永分享过一个故事,他曾想拉徐新做LP,请人引荐时徐新却反问“难道你对餐饮赛道还不死心吗”?

那可是大腕儿给的答案。要知道,今日资本曾在2014、2015年陆续投了西少爷、避风塘、老昌盛汤包等,之后,乃至今年,几乎所有机构下场投餐饮,徐新却再没出手过。

热潮总是突然而来,2021年的这波餐饮热也一样,没人能预料,包括卿永——,开始做餐饮投资时,他曾预判餐饮资本化大门打开需要10年,没想到五年内就实现了。

不过,大家都清楚,餐饮虽是长坡厚雪的赛道,但不可能一直像今年这般光景。

今年水涨船高了,之后呢?要知道,从上半年开始,我就不断地听到唱空消费、餐饮投资的说法。

另外,在VC行业,先发优势大又能有多大呢?打得过规模吗?要知道,番茄目前aum“只有”10亿元,客观来讲,即便翻个倍也偏小。

项目越来越贵,番茄这种小基金的生存空间势必受到挤压,与deep pocket的VC也要拼耐心拼精力更拼投资认知。当然了,规模也要跟着起来。

所以你看,番茄近期也向外界积极传达了募资信号。上个月36氪有篇番茄的报道,原话说,“接下来计划募集一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规模继续扩大”。

其实若把番茄定义为“小而美”,压力不大,毕竟生命力仍在向好,想必有机会日后成为一个重要角色。

但现实是怎样的?卿永入场喊的口号是“红杉、高瓴”,现在看,他有机会做出“餐饮界的红杉”吗?

电商成就了红杉,在各个细分赛道,梦想复制这种成功的基金有很多,过去这几年,我至少见过几波,押新三板的希望成为“红杉”,做硬科技的希望成为“红杉”,搞S基金的也希望成为“红杉”……

但事实是,新的垂直基金要抓住大机会起势,不是难,是非常非常难。

从VC2.0出现至今,就这短短5、6年时间,市场的竞争格局根本地变了。垂直基金有产业壁垒吗?有,能做到的是“早一点”和“快一点”。但是,一旦放到规模面前,不论竞争优势还是上升空间都是窄化的。

回头看番茄,扎根餐饮,出了成绩,绝对值得一波瑞斯拜,但处境也很现实,卿永要赶紧抢主动权——这一边跟人抢,另一边还要跟时间抢,和餐饮赛道、资本市场的行情抢。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