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告别宿华时代,快手“治病”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647字)

2021-10-30 告别宿华时代,快手“治病”

快手正式结束双核心时代。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0月30日报道(文/林京)

继黄峥、张一鸣之后,互联网江湖里,又一位80后大佬退居幕后。

10月29日晚间,快手发布公告称,自即日起,宿华不再担任快手首席执行官,并已批准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担任该职务。

宿华将继续担任董事长、执行董事、薪酬委员会成员及香港交易所证券上市规则第3.05条所界定之本公司授权代表,负责制定公司长期战略。程一笑作为首席执行官将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及业务发展,并向董事长宿华汇报。

公告称,宿华的职位变更允许他有更多时间专注于制定快手的长期战略及探索新方向。并且由于宿华仍为快手的执行董事,所以其持有的快手不同投票权将不会发生变化。公告还强调,宿华已确认,其与董事会之间并无意见分歧。

快手人士称,该调整试图解决过去“双核心”模式带来的决策效率偏低,以及“都在搞业务,没人顾发展”等问题,最终实现,“一人看远方,一人做业务”。

自此,快手正式结束双核心时代。在面对抖音、视频号的双重夹击下,39岁的宿华“隐退”,快手进入“程一笑”时代。

工程师宿华

12岁那年,小学毕业的宿华在张家界南边小镇的家里,用小霸王学习机敲下了他人生的第一行代码。二十余年后,快手以1024代码上市,宿华说,1024是2的十次方,它代表了一行行的程序代码,代表了科技的力量,也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

宿华内心始终住着一个程序员。在快手如日中天时,主持人拿着顶级工程师、成功企业家、牛X创业者三个标签,宿华果断选择了工程师,“以前需要解决代码问题,当了CEO之后,需要思考社会问题。”

在做快手之前,宿华经历过创业失败,也经历了参与创立的技术公司被阿里巴巴收购。快手是宿华的第三次创业。

宿华在创业的过程中一直跌跌撞撞,尝试过很多方向,例如用AI帮助服务交友、婚恋、团购等,经历了很多次失败。快手是宿华的第34次尝试。

此前宿华曾就读于清华大学,完成七年学业后,他在攻读博士时选择退学。之后,他曾先后在Google、百度等技术领先的互联网公司负责搜索和推荐算法、系统架构等后端技术研发。

2013年,程一笑创办两年的GIF快手正遭遇发展瓶颈。作为快手早期投资人,晨兴资本张斐找来了刚创业失败的宿华,也让两个不善言辞的人,一见如故,谈到深夜。

为表诚意,晨兴资本和程一笑团队分别稀释了一半股权,拿出50%给了宿华和他的团队。随着宿华正式加入,快手开启双核心时代。两人一个懂技术,一个懂产品,堪称“双剑合璧”。

在分工上,宿华担任首席执行官,程一笑任首席产品官,宿华主外,程一笑主内。之后,宿华引入算法推荐系统,并和程一笑联手开创了短视频时代。2014年,GIF快手更名为快手,并在7个月的时间内,DAU从100万增长到1000万。

很多人印象中,湘籍创业者都是彪悍的,带着一股匪气,用当地的方言叫“霸蛮”,比如陌陌的唐岩。内敛平和的宿华,显得有些另类,他是很好的思考者和观察者,却并不善于表达。

巧的是,铁岭的程一笑则更不善言辞。两人开会到最后,程一笑一声不吭,宿华忍不住了,“一笑你要有意见就赶紧说,说完我们就过了”,然后,程一笑慢吞吞地说了两句话。

这一基因也映射在快手这家公司上。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时代,快手的前期成长着实是个“慢”公司,极具情怀和理想主义,也足够克制。

快手的价值观是普惠,理念是记录与分享普通人的生活。所以,初期一些功能宿华从未考虑过。比如不设转发,不设排行榜、不运营网红,他希望的是,不打扰用户,平台自由生长。

快手价值观背后,宿华讲述了一个跟其个人经历有关的极其感性的故事。宿华说,外公在他出生前就去世了,没有留下照片,也没有留下任何日记、书信。“如果一个人没有留下记录的话,当他的生命完结后,可能真的就消失了,随着认识他的人、了解他的人慢慢老去,整个世界上没有留下他的痕迹。如果没有留下记录,消失了,就彻底消失了。”

宿华内心有个愿望,希望能够让每一个人都留下更多的记录,能够让后人看到。“就像动画片《寻梦环游记》里面讲了一个类似的话,它认为一个人生命的完结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被遗忘才是。”

与此同时,宿华也必须完成从工程师到管理者的转变。

有一天,宿华被CTO骂了一顿:“你代码是写的挺好,但如果你写的东西出了bug,你说人家工程师是骂你还是不骂你?骂你怕你开他,不骂你他又烦躁,你说修理还是不修理呢?”

2016年一季度,宿华彻底停止了所有代码的维护,也决定再也不写程序。把代码的权限交出去,慢慢地变成管理者。

过去,宿华一直都是工程师,不管在谷歌、在百度,都是产能最大,但最不听话的那种工程师,是规则的破坏者,无组织、无纪律但是有能量。

可是现在要反过来了,早期团队也有很多不喜欢被约束,不希望有太多的规则束缚,更希望进行自我驱动,他要考虑怎样才能管理好团队。

K3战役的赌注

一切都在按照快手所绘就的蓝图走着,作为短视频领域的先行者,只需关注内部生长,没有外部竞争烦恼。要知道,2017年。当快手日活达到4000万时,抖音还只有几十万日活,彼时腾讯微视、百度NANI、阿里鹿刻、微博爱动小视频等还谈不上有上牌桌的资格。

面对一路砸钱、挖人、激进扩张的张一鸣,宿华起初并不慌张,并在四年前错失了收购TikTok的机会。

2017年,卡拉OK应用程序Musical.ly的创始人朱骏(Alex Zhu)和阳陆育(Louis Yang)准备出售公司。他们会见了Facebook和YouTube的高管,但在与外界的谈判中,走得最远的便是宿华。

但知情人士称,随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从他的热门新闻应用“今日头条”那里拿到了大量现金,突然涌入,提出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Musical.ly。

转折点出现在2018年,2月春节,抖音增长了近3000万日活,从4月起,抖音的日活线开始胶着快手,同位于1.2亿日活量级。

快手的短视频“头部交椅”位置开始动摇。

快手很早就具备了商业化的前提,但宿华担心会破坏快手的生态环境,很多有利于商业化的举措被他拒绝,成为一家为了长期利益可以放弃眼前利润的公司。

但快手在盈利问题上的犹豫不决,给了张一鸣挺进的时机,形成“南抖音、北快手”的局面。

2019年6月,宿华联名程一笑发了一封充满反思的内部信。快手内部“K3”战役正式打响,一向以“佛系”著称的快手决定向“狼性”转变,制定春节前实现3亿DAU的目标,剑指抖音。

看起来不错的数字背后,快手看到了深深的隐患,宿华说,“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的肌肉开始变得无力,反应变慢,我们与用户的连接感知在变弱。”

根据《晚点》报道,春节之后,快手已经完成3亿DAU目标。但在2020年2月的快手战略复盘会上,联合创始人程一笑曾这样总结K3之战:“我对结果不满意,但是对达成结果的过程很满意。”前者指市场格局,后者指团队能力。

K3战役,是快手的至关转折点。有同事觉察到宿华的压力有点大,建议他应该通过体力上极致的累,把精神上的辛苦对冲一下,放空几天。

于是,宿华跟张斐一起策划去徒步登山,那是一座没有被开发过的山,高度接近5000米。无论是一同走过无人区,还是K3战役,张斐都认为宿华是个很能“抗”的人。

K3战役后,快手从佛系变为狼性:收购A站、上线快手直播PC平台、提出出海目标、追击3亿日活——将这一切看作是宿华的意志的转变也不为过。

快手“治病”

回过头看,K3战役只是快手面临阵痛的开始。

2020年6月24日,快手前50号员工朱蓝天在快手内网发布名为《谈谈我司的病》的文章,直指快手内部问题,包括消失的老板、信息通畅问题、组织分工协同、伪数据驱动,文化稀释等。

快手CEO宿华、CPO程一笑、CTO陈定佳三人亲自下场回复朱蓝天的文章。在留言中,宿华承认公司遇到很多问题,并鼓励员工一起参与讨论解决。他也在思考,作为CEO的自己,做出哪些小的改变,能帮助公司变得更好?

宿华曾经这样比喻自己带领快手狂奔的感受:“当我骑自行车时,别人说路途太远,根本不可能到达目的地,我没理,半道上我换成小轿车;当我开小轿车时,别人说,小伙子,再往前开就是悬崖峭壁,没路了,我没理,继续往前开,开到悬崖峭壁我换飞机了,结果我到了任何我想去的地方。"

作为快手投资方之一,五源资本刘芹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谈到了宿华有挺原生态痛苦:快手今天的成长速度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挑战,如何驾驭管理一个高速成长的企业,远超出了他们以前的经验和能力,他们的痛苦非常正常。

程一笑对刘芹说过,他们完全低估了用户的规模和需求,如果今天能坐时空穿梭机回去,快手应该有更激进的融资和产品策略

从19年到如今短短三年里,快手已经进行了3次大调整,多次小调整,平均每年进行一次大的组织架构。

快手高级副总裁、原主站运营负责人严强9月底发布全员邮件,表示因为个人及家庭原因,将在10月24日离职。据官方介绍,严强于2016年加入快手,在快手担任过算法工程师、商业化负责人、运营市场增长负责人,并于2020年12月成为经营管理委员会成员之一。

今年2月,快手正式登陆港交所,抢先抖音,成为短视频第一股。这一次,快手终于“快”了一步。上市首日,快手大涨近161%,两大创始人身家破千亿。其市值超过京东,成为中国第五大互联网公司,仅次于腾讯、阿里、美团和拼多多。

今年8月25日晚,快手科技发布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财报。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快手收入约为人民币361.58亿元,同比上升42.8%。股东应占亏损约为人民币647.86亿元,同比减少4.85%。每股亏损人民币18.58元;不派息。经调整亏损净额47.7亿元,同比扩大146.2%。

用户规模方面,快手2021年第二季度中,平均日活用户数为2.932亿,平均月活用户数为5.064,相比上季度均有下降。月活跃用户数环比下降,用户使用时长环比上升。

在股价冲顶417.80港元后,截至10月29日收盘,快手每股仅103.8港元,跌幅超75%。截止目前,快手市值蒸发近万亿港元,

持续下跌的股价,新用户增长的瓶颈,都倒逼这家企业去进行新的思考。

宿华的退出,早有预兆。在内部架构上,宿华和程一笑之间也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今年9月开始,程一笑权责扩大,开始负责主站产运、商业化、游戏、电商等部门,这些也是快手的核心业务,而宿华则主要管理职能部门和商业化部门。

“如果给10年后的自己定一个目标的话,会是什么?”

在快手上市期间的一次采访中,面对这个问题,宿华说,希望10年后的自己更懂得表达自己。我觉得我现在还不是一个好的表达者,而是一个观察者和思考者。

近十年时间,很少站在聚光灯之下的宿华带领快手走过刘起起伏伏的岁月。如今,短视频江湖里,不止抖音,还有蓄势待发的视频号。接棒的程一笑将带领快手开启一个怎样的时代?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