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昔日独角兽“破产清算”,云鸟科技员工亲述惊魂三日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208字)

2021-11-03 昔日独角兽“破产清算”,云鸟科技员工亲述惊魂三日

来源:猎云网
大难临头,(云)散(鸟)飞。

【猎云网(微信:ilieyun)北京】11月3日报道(文/王非、种山)

“彻底完了”,云鸟科技CEO韩毅办公室的写字板上被员工写上了这四个大字。

讽刺的是,后面墙上还贴着一幅公司全国扩张的战报地图。

现如今,云鸟科技北京总部一片狼藉,全国各地分公司同样人去楼空,徒留讨薪维权的员工及司机四处奔走,上演着“大难临头,(云)散(鸟)飞”的剧情。

“工资从8月就开始没有发,司机押金也不退还!”云鸟科技南京、重庆、长沙、福州、嘉兴、芜湖等几十个分公司,都有员工在社交媒体平台反映拖欠工资的问题。

一切的导火索,源于一条发布于10月30日晚间的微博。

云鸟科技员工通过官方微博发文控诉公司CEO:“这一次,云鸟真的飞(跑)了,云鸟CEO韩毅一句没钱,就要破产清算。苦了小编几个月的工资一分没发,苦了司机和同事们的日夜辛苦!大家都快去告韩毅!周一见!”

11月1日,猎云网在云鸟科技北京总部采访到了这位员工——李雷(化名)。他表示,“作为公司创始人,韩毅在工作群里寥寥数句,在说完’各位,本群作为业务架构解散。开始改为清算架构’后就直接退群,根本没有留下沟通的空间和有效方式。走投无路之下,他只能借用公司账号发布微博。而这也并不是为了泄愤或者报复,只是为了提醒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员工及司机,尽早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而在通过官方账号声讨之后,李雷也只能无奈地与其他同事奔波在北京市顺义区劳动仲裁委员会、公安局分局、市场监督管理局等有关部门间,希望尽快得到一个答复,为这场闹剧画上句号。

其中,劳动仲裁委员会给到李雷等员工的答复是,云鸟科技的员工们尽量集体在当地部门进行登记,提交劳动合同等证据进行维权,太分散的话无法合并不到一起处理,最终可能影响大家维权效率。

猎云网就该事件致电云鸟科技创始人韩毅,其一直显示正在通话中,截至发稿暂未接通。

云鸟员工亲述:涉及3000+员工,20000+司机,近2亿资金的“破产清算”

李雷告诉猎云网,自己是在7月底加入的云鸟科技。当时负责招聘的HR还在给他画饼,“公司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后续也会有上市计划。”

“查了公司的部分数据,比如说完成了1亿美元D轮融资,当时员工超2000人,业务覆盖全国50座城市。这些数据都还是可以的,对公司的长期稳定发展还是抱有一定期待的。”李雷不无遗憾地说到。

最开始对云鸟科技产生疑惑是在李雷入职公司不到一个月后,“负责招我的HR竟然离职了,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但觉得可能是公司正常的人员流动,也就没有多想。”

接下来,一切按部就班,李雷7月份几天的工资以及8月份一整月的公司都是正常按时发放的。

团队的扩张也超乎李雷的想象,7月份到9月份,云鸟科技的员工数量从2000多人暴增至3000多人。

中秋佳节时,云鸟科技甚至还为每一位员工发放了一盒月饼作为公司福利,而这或许也成为了员工从公司拿到的最后一样东西。

延迟发薪、裁员“分期发薪”,直至“破产清算”

问题出现在9月30日,原本应该发放工资的日子,被云鸟科技以“公司财务进行盘点”推迟到了10月8日。“当时大家还是有一些担心的,但是马上就是国庆,想着先过完假期再说。”

结果,假期结束后,一件大事打破了公司运行的正常进程。李雷介绍到,“公司在国庆假期后直接进行了大规模裁员,撤掉了全国37座城市的业务部署,因此裁员近1000人。也正是在裁员动作后,停止了工资发放,从8号推迟到15号,再推迟到20号,直到现在这样。”

谈及10月初近千人的裁员事件,李雷称,“公司给到被裁员工的说法是,可以发放工资,但是要分期,具体操作则涉及两期还是三期的问题。至于按照协议,到底有没有拿到第一期的钱,我这边表示怀疑。”

当时,云鸟科技为了稳定军心,还发出一份公告澄清市面上的“跑路传闻”:“由于公司战略调整,对部分城市分公司进行了业务优化,以整合资源更好地服务广大司机和核心城市客户。目前云鸟科技在业务调整城市均留有相应的业务人员,保证业务的正常开展。”

随后不久,这个“跑路传闻”却真实上演了。李雷表示,“自己的工资是被云鸟科技拖欠了9月、10月,两个月度,共计2-3万的工资及各项应报销费用。”说到这里,他苦笑不得,“我这算是拿了一个月工资,干了三个月的活儿,直接打了个三折。”

回想起自己从7月进入云鸟科技,到10月初裁员近千人之前,李雷将公司这一波扩张归结为韩毅“赌徒心理”的“最后疯狂”。

李雷甚至觉得韩毅是故意的,“孤注一掷,背水一战,说不定还能把公司抢救回来。反正最差的结果,无非是走到破产清算这一步。”

只是,这一个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是以3000多名员工(钉钉全体员工数),19059名在职有车司机,3000多名来平台租车的司机(该数据由公司运营同事披露)为赌注。

据计算,“公司拖欠3000多名员工各两个月的工资(平均1-2万),算上有车司机每人4000元的加盟费,无车司机每人1-2万元的押金和加盟费,已经接近2亿元。这还不算互利筹平台的资金。”

互利筹是不是“非法集资”尚未定性,韩毅疑似被传唤

李雷口中的互利筹,是云鸟科技推出的一款理财产品。

有员工表示,公司会将互利筹的资金认购额度分摊到每个分公司,例如成都50万,郑州60万,然后由员工来认购,公司领导也会动员大家认购份额,并承诺到期可以取出。

有大量员工发现,目前,已无法提现互利筹平台中的钱。

对于互利筹,李雷是这样理解的,“这是公司主要面向管理层推出的产品,大概规模在1000多万元。这样做,一是可以绑定核心人员与公司共进退,二是筹措资金维持运营。我作为新加入公司的普通员工,并没有被强制要求参与这件事。”

而对于参与互利筹的同事,李雷也深表同情,“相对来说,有车司机的损失最小,其次是普通员工和无车司机,受伤害最大的就是在互利筹里面投入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同事了。”

网传截图显示,韩毅本人甚至在云鸟VPO核心管理团队群里说出了“爱恐慌恐慌去”的话。

而在11月1日下午前往顺义区公安局分局报案时,李雷也恰巧遇到了从外地赶来,针对互利筹的多名报案人员。警方表示,究竟算不算“非法集资”还需要进一步认定,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也需要满足四个条件。

李雷称,“群里有同事说,当天韩毅被传唤到顺义公安局分局,随后解释了下又走了。这个消息不确定可靠不可靠。”

说到最后,李雷再次怒斥韩毅身为云鸟科技创始人兼CEO,“特别没有人情味,毫无担当。你完全可以在7月份,账面资金即将枯竭的时候停止扩张,让当时的员工能有个相对好一点的结果,大家好聚好散。你也完全可以学习罗永浩,勇敢承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啊。”

云鸟科技创始人兼CEO韩毅

实地探访:总部一片狼藉,分公司人去楼空

11月1日下午6时左右,结束了一天的奔波,李雷带领猎云网来到了云鸟科技北京总部。

李雷表示,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个曾经工作三个多月的地方。“就是想再看一眼,租房合同应该是即将到期,不久后,大概也要被出租给别家了。”

这是一处位于北京市顺义区,中国海关大楼8层的开放式办公空间,穿过大门,云鸟的标志与公司旗下两大核心板块——梧桐、雷鸟的标志,并排粘贴在墙上。

而在这堵墙的正后方,标示着云鸟科技“检察部”的小屋门口,三名公司员工(疑似)正在尝试“破门而入”。言语间谈及,可能是门锁被其他人弄坏了,他们无法正常进入,并取出个人物品,不得已只能出此下策。

此举则引来了物业方面的注意,后续双方进行了相关交涉。物业方面的意思是,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办公场所内的基础设施。

经过这段小插曲,进入猎云网视野的只有狼藉一片。

李雷说到,10月30日(星期六),听到直属领导的提醒后,自己赶忙来到公司取回自己的电脑等私人物品,避免被后续闻讯赶来的维权人士将其视作公司财产搬走。

提及于此,李雷再次怒斥公司的不厚道,以及CEO韩毅的没有人情味。“他们完全可以在上周五工作结束后通知这一消息的,我们也不用大周末再来一趟处理这破事。”

猎云网环视四周,云鸟科技办公场所也就只剩下几台空气净化器,一台被简单包裹的冰箱以及桌椅沙发等物品。

在韩毅办公室的墙上还有一幅写着“骏业腾飞”的字画,下方还挂着一张“抵押,勿动”的纸条。

采访完李雷,离开云鸟科技北京总部时,之前尝试“破门”的员工,已经偃旗息鼓,围坐在隔壁小会议室的沙发上,无力又无奈。

同样的景象还发生在云鸟科技各地的分公司。11月1日下午,猎云网走访云鸟科技官网显示的武汉办公地点55创意园。其办公点已人去楼空,大门也已被物业查封。办公室电脑等贵重物品几乎全部被搬空,只留下一些办公桌椅。

物业工作人员表示:“这两天,陆陆续续有人来找云鸟科技扯皮,听说破产了,现在云鸟科技已经没有人来办公了,房租这两天也将到期。”

不止武汉办公地,根据媒体报道,云鸟科技多个办公点都已人去楼空。

云鸟科技内部公告:决定申请破产

11月1日,云鸟科技员工向猎云网提供了一份公司内部发布的公告,云鸟科技在公司群发布公告表示,“目前现金流已枯竭,决定申请破产,后续公司将尽力推进债权债务处置。”

公告称:“云鸟科技自2014年11月成立,7年以来一直致力于用IT和科技改变城市配送效率,不断的探索业务方向、调整商业模式,但逐渐陷入困境。2020年以来业务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虽经多方努力、筹措资金,仍无法摆脱经营困境,目前现金流已枯竭。公司被迫只能做出最无奈的选择,决定申请破产。后续公司将尽力推进债权债务处置。公司管理层感到无比愧疚和自责,辜负了大家的信任和期待,在此郑重道歉。”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云鸟科技是一个致力于“同城供应链配送”的互联网平台。为B2B、O2O、连锁商业、分销商、品牌商、制造商、B2C、快递快运等客户提供区域及同城配送业务。

梧桐和雷鸟是云鸟科技旗下俩大核心板块。其中,梧桐是以城市配送为场景,以服务司机为核心,以车联网技术和大数据处理平台为保障,联合主机厂、银行、保险、金融机构、车后维保、培训机构等周边的供应链。

雷鸟则是云鸟科技为企业及C端客户提供货车租赁平台。据云鸟科技官网显示,公司已在北上广深等50个一线二线城市开展业务,已覆盖华北、华东、华南、华中、西南,服务多家供应链客户10000余家,运力池已拥有超过100万名司机。

成立第二年,云鸟科技便完成1000万美元A轮融资,连续三年累计四轮融资,投资机构包括红衫中国、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华平创投等,总融资金额超过数亿美元。但在2018年之后,云鸟科技便不再有公开融资信息。

2019年,云鸟科技曾以70亿元估值位列《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第264位 。

曾经明星独角兽的光环,很快暗淡下来。

早在2018年,云鸟科技就传出资金链断裂、濒临倒闭消息,往日屡屡被报道的明星创企也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

一位云鸟的早期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云鸟的“消失”,其实是受到了ofo的影响。“当时,云鸟和ofo在全国范围合作,作为小黄车车辆调度城运的供应商,因ofo的倒闭直接被拖欠了过亿元款项。”之后,云鸟不得不战略收缩,断臂求生。“从原有的30多个城市分部,瞬间收缩到只剩4个。”

云鸟科技CTO也在当时离职,公司也经历了一段高管离职潮。

据报道,2018 年前后,云鸟科技曾先后与 58 集团、京东、美团传出收购绯闻,但最后均没有下文。

加上同城配送赛道入局者众多,竞争激烈,失去资方支持的云鸟科技难以为继,叠加疫情影响,有媒体报道,云鸟科技一直在通过过去的融资支撑。

李雷在接受猎云网采访时也表示:“虽然公司从自营转型为轻资产加盟模式自救,但其模式本质是在收服务费,在我看来没有任何的营收,因为这笔钱最终不是你的,是要给人家的。”

缺乏稳定的现金流、赛道一片红海、资本失宠……云鸟科技似乎走到了边缘。

到今年,云鸟科技的问题再次凸显。

从今年8月开始,云鸟科技再次传出负面消息。据媒体报道,8月,多个云鸟员工表示:“工资和提成一分没发,报销还是倒贴的,有人国庆假期过后,微信群和钉钉都被移除,公司也快要搬空了。”10月中旬,云鸟科技再次陷入“跑路”传闻。

然而,该澄清信已被删除。李雷控诉公司CEO的微博也已被删除,甚至云鸟科技官方微博也已注销。

云鸟科技,这次也许真的“飞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