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直播围猎孙卓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28字)

2021-12-09 直播围猎孙卓

来源:受访者提供
小马云悲剧别再重演。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毕安娣。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阔别14年,孙卓终于和亲生父母相见了,和他们一起上热搜的,还有一群举着镜头直播的“吃瓜主播”。

深圳被拐儿童已成长为山东少年,作为电影《亲爱的》的原型,他被找到的消息牵动着整个中国互联网世界。12月7日,是孙卓随亲生父母回湖北老家看望奶奶的日子。

没曾想,许多人期待的认亲现场,却被主播们搞成了“新闻发布会”。主播瞪着孙家,媒体的摄像机也将主播们一起框了进去。今天,#多名主播晚上在孙海洋家直播求关注#的话题上了热搜,已经有2.7亿阅读。

蹭热度、蹭流量、无耻、没底线……在相关评论区,网友嘴下不留情,把在现场直播的主播们喷成了筛子。许多人又想起了被小马云、大衣哥支配的恐惧,要命就要命在,镜头里的人并非主动,而是“被直播”。

“你们快点一下关注,待会儿停播了,你们就找不到了。”

在媒体发布的视频中,父亲孙海洋站在家门口,围着他的手机不止一层。其中一个主播在催促观众关注后,对着手机解释:我们没有打搅人家,打搅人家就不会来了。他还抬头问孙海洋:“我们打搅到您了吗?”

孙海洋笑盈盈摆摆手,表示不打搅。

网友却气不过,在评论区嘲讽:“人家客套一下,你还当真了。”并大胆发问:“人家让你住下你也不客气是吗?”

如一位网友所言:“都在蹭流量,不是真的关心找到孩子了。”

01

大树底下好乘凉,自2016年直播兴起之后,利用“大树”就成了一些主播发流量财的金钥匙。

还记得小马云吗?他大概是第一个被关注到的“大树”。2016年,江西8岁男孩范小勤因为长相酷似马云走红,人称“小马云”。

而这也是一个“不是真的关心孩子”的故事。

没过几个月,小马云就出现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直播间。视频中能听到男子不断说“笑一个,笑一个,吃吃鸡腿”“看这里,看这里”等,而“小马云”则一脸茫然。网友们看到这个农村小孩不知所措的在镜头前,心里不能平静。

“你是他的什么人,凭什么拿他炒作?”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人们连这句质问都说不出口了。小马云被一位名叫刘长江的“老板”带走外出上学,并为其做包装,将他彻底推向网红的生活里去。

小马云频繁的出现在镜头前,甚至在娱乐圈中现身,一同出镜的,还有一位美貌的保姆。网友们翻出刘长江的履历,指着“华人第一催眠大师”满腹狐疑,但也只能看着,摇头,继续看着,继续摇头。

今年初,小马云被送回了家乡。有一些显而易见的“进步”,小马云发福了一些,还学会了“阿里巴巴”和“爱你么么哒”。但不管是个头还是文化水平,小马云似乎都暂停在几年前,再出现在镜头里,还是一样的黝黑,还是挂着一样不甚整洁的衣冠,画面背景中的家庭环境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改变。

要说不同,可以肯定的是,小马云的父亲——那个苦苦支撑一整个家庭的独腿男人——名下注册了两家公司,一个叫“江西小马总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刘长江;另一个叫“小马总(北京)商贸有限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是刘长江长期的合作伙伴王进峰。

“大树”本身,是晒太阳的那一个罢了。阴凉是给别人的,小马云好像并没有捞到多少好处,转了一圈,被放回了原地。

也许正是因为小马云这样的事在先,“素人网红”被利用,是这届网友很敏感的一件事。

2020年,丁真刚走红没几天,摄影师胡波就邀请他去做直播。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面是娴熟的直播间主持,一面是手足无措的璞玉男孩,网友这次吵得很凶。最后,胡波澄清了一番,并再也不去触碰丁真相关的事。幸运的是,丁真也成为了一个正面的例子,没有变成一棵悲催的“大树”。

套路见得多了,网友也升级了。此番孙卓认亲,听到直播的主播说“不打搅人家”的时候,网友发来连环问:场地费付了吗?直播打赏和人分吗?

02

大树的阴凉,到底有多沁人心脾?大衣哥的故事是个典型。

2011年,朱之文参加央视《星光大道》一展歌喉走红,次年登陆春晚,成为家喻户晓的农村歌手。因为身穿一身军大衣,被大家成为“大衣哥”。

成名后的大衣哥还是选择回到农村生活,这棵大树立刻将整个村庄覆盖在阴凉之下。从此往后的十年间,大衣哥家里每天聚集很多人,被追着合影、被直播,已经是大衣哥的日常,再无清净之日。

据新京报2019年的报道《“大衣哥”朱之文:每天被直播的生活》,隔壁村的高贵原来是做婚庆的,后来发现拍大衣哥比婚庆赚钱,就“转了行”。靠拍大衣哥,高贵的账号拥有一百多万粉丝,2018年,他将账号卖给一家公司,赚了60万。

而住在大衣哥家斜对面的74岁老人,花1020元买了智能手机拍大衣哥,两个月就回了本。

至今,在抖音、快手等平台搜索“大衣哥”,还能看到一打一打的“大衣哥经纪人”。12月8日下午三时左右,字母榜在抖音搜索“衣大哥”,有多个账号在直播。

更挑战想象力的是,在近日的一个“大衣哥家”直播中,可以看到大衣哥家大门一侧的一辆红色小汽车上,有一个纸板,上面赫然写着“广告位招租”的字样。

这车是谁的,咱也不知道……

乘凉乘得久了,甚至都成为了理所应当。大衣哥给全村交了一年垃圾费,三万块。第二年,大衣哥不交了,被戳脊梁骨;大衣哥给村里修了路,路名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第二天路牌被砸个稀烂。

所以,别说什么人家大哥说了不觉得被打搅,就算人家说了,转头被说耍大牌、不近人情,被戳脊梁骨的还不是被拍的,拍人的兴许流量更好了。

不管打搅不打搅,都会有人去拍。怎么可能眼巴巴地看着流量溜走?有阴凉不乘王八蛋。

03

大树自己嫌不嫌晒,大树自己说了算。

小马云的父亲曾在2019年透露,称小马云和自己见面的次数在减少,而且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去上学。

大衣哥则是盼不来一份清净。在2018年,曾有村民暴力踹开大衣哥家的大门。而这整个过程无人劝阻,倒是有不少人举起手机在拍素材,博老铁一笑。事后,大衣哥自己买了工具修好了门,还说是“酒后行为”、“非本村村民”,不愧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

面对镜头,大衣哥也诉苦。直播凶猛,门打开乌央乌央进人,关着门人家说他端架子。家上方甚至出现无人机,24小时直播大衣哥一家子的日常。

12月8日19点09分截图,有人正在直播“大衣哥家”。

著名主持人窦文涛曾在节目中说,自己曾在公共场合遇到身边有年轻人在做直播,他对这样的行为感到非常不适:别人愿不愿意进你的这个镜头呢?

网友的愤怒也大多来源于此,在追逐流量的路上,主播们的镜头是没有骨头的触角,是没有边界的洪水,想到哪里就到哪里,丝毫不考虑隐私,缺少对他人的体恤。

然而,在流量为王的游戏规则之下,让进击的主播们“体恤他人”,着实是有些天方夜谭了。要知道,主播们疯起来,连自己都不体恤的。

今年,从云南“出走”了15头野生亚洲象,他们一路北上,远走高飞。这个事件在彼时具有相当的热度,为了引象南下且不伤害沿途居民,防控人员费了好大劲,媒体实时追踪象的位置,却成为了“追象人”的指南针。

这些主播有的重走大象走过的路,有的甚至吃大象吃过的菠萝,有的想要跑得够快、亲手拍到大象。而这样的行为,不仅可能影响防控工作,也非常危险——对追象人本身很危险。

面对攻击力不比东北虎弱多少的亚洲象,主播们都奔赴第一线,你说,拍拍认亲现场有什么心理负担呢?

尤记得,在电视媒体的时代,对着留守儿童一个劲追问“想不想妈妈”的节目,也不是没有。“流量”怎么能不和人性的弱点称兄道弟,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也不太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旧问题。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