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编剧不再是“配角”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950字)

2021-12-13 编剧不再是“配角”

曾经的“透明人”编剧,也开始有了姓名。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孔月昕,编辑:邓双琳。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前段日子,《司藤》原著作者尾鱼发布了一条长微博,吐槽自己这些年遭遇过的剧本“魔改”。尾鱼称,除了《司藤》,她对其他改编自己小说的剧本都表示了强烈反对,但片方却大都认为是她不懂剧本。

“我跟经纪人说,以后签合同,请一定要求作者对剧本的编审权。要么就别卖了,不想赚这钱了。”尾鱼在微博愤然说道。

由此,#剧本改编要尊重作者还是尊重市场#也被推至热搜,在微博上引发了一场激烈讨论,甚至引起了作者、网友与部分编剧的“三方混战”。

在剧本改编被广泛讨论的同时,豆瓣国产剧小组里,网友年初整理的关于国产优秀编剧的“白名单”,也再次被“顶帖”上来。

有网友在编剧安利贴里留言说道,“一年到头被骂的编剧也就那几个,大家对大部分编剧还是很友好的。但如果大部分人都看了你作为编剧的作品,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在安利楼里想起你,那是不是也该反思一下了。”

如该网友所言,在烂片及其主创倍受吐槽的同时,优秀作品背后的编剧也逐渐受到观众的追捧和安利,一些知名编剧甚至还有基础不小的粉丝群体。

近两年,编剧已经从幕后逐步走到了台前,且不同于以往“剧好了导演演员挨夸”、“剧差了编剧背锅”的情况,近两年来普遍受到好评的影视剧,其背后的编剧也会“拥有姓名”,受到越来越多观众的夸赞。

不仅豆瓣会安利编剧,B站、微博、抖音等短视频和社交平台也不断有KOL在安利好剧及其编剧。而观众在讨论影视剧的剧情走向、CP组成、演员演技之外,还会更多地关注主创埋下的剧情伏笔,小到一句台词,大到角色的背后设定,每一个考验编剧“功底”的地方,都会留下资深剧粉们的研究探讨。

比如最近的热播剧《女心理师》,在剧情渐入佳境后,不仅主演杨紫和井柏然的演技得到了肯定,不少观众还注意到了编剧的用心良苦。

“有一句台词我很喜欢,‘对于母亲在职场中,可以严格要求,但不应该对母亲的角色过多的责难’,编剧一定很有同理心才能写出这样的台词。去搜了一下,发现编剧团队大多都是女性,能够借着剧为女性发声,这样的编剧值得加个鸡腿。”观众小雪说道。

以上种种,无不证实了观众对于优秀影视作品的迫切期待,以及国产剧观众审美的提高。随着文化鉴赏的深入,越来越多观众意识到,一部好作品离不开一个好剧本做基础。

大脑天宫(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脑天宫”)创始人翦以玟告诉燃财经:“我觉得能够关注作品背后主创团队的观众都是很理性的,且是对国产剧抱有殷切期待的,因为只有真的喜欢,才会去花费时间看剧并总结这些‘安利名单’,这些观众的声音,对国产剧是非常宝贵的。”

“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观众意识到,一部比较成熟的剧集,需要编剧在最初就有旗帜鲜明的调性和思路,剧本确实是‘一剧之本’。”翦以玟表示。

不仅是观众,部分内容制作方也在不断提升对编剧及其工作的重视程度。最近米未出品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直接将编剧推到“舞台”上,让观众不仅能看到演员演出的作品,也能知道背后编剧的工作。在节目里,徐峥还专门上台表示要邀请编剧六兽做他的电影编剧。

编剧作为幕后人员“隐身”到作品背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一部作品好坏的评判标准,也不仅仅在于选角、演技、导演的功底,故事的逻辑及其编剧的水平,也将被越来越多观众重视并评论。

与此同时,编剧的“出路”也在不断增多。比如最近平台都纷纷入局的微短剧行业、年初爆火的剧本杀,以及越来越多的观察类真人秀综艺等,都存在着大量的专业编剧缺口,急需专业的编剧进入行业中来。

数十年寒窗,编剧行业也终于迎来春天。未来,编剧行业的头部也将越来越明显,市场难以再为“恰烂钱”的剧本买单,有口皆碑的优秀编剧和剧本则将出路越来越广阔。

编剧的理想与现实

观察近两年来比较火或者倍受好评的影视剧,皆离不开这三点:故事剧情、明星流量、制作精良。其中,比起越发精美的服化道、大制作等“噱头”,观众更在意的是演员的演技和剧情本身。

网友小五认为:“演员精湛的演技是一部作品的加分项不假,但合乎逻辑圆融顺畅的剧情,才是一部剧的根本。”

近两年来,流量明星搭配老戏骨但剧情“拉胯”的剧难出爆款;而小成本剧依靠扎实剧情却能成功“捧红”主演,也能吸引到大批“自来水”主动安利。

这种情况下,编剧的作用越发凸显,头部编剧和产出爆款剧的编剧也越发受到观众和资本的追捧。

翦以玟告诉燃财经:“《我的巴比伦恋人》火了之后,收获了很多正面的包容和鼓励。虽然观众对于工夫影业、导演、主创都有夸赞,但编剧团队收获的善意和肯定,更令人受宠若惊。而且由于该剧的题材难以定义,也会有很多不同类型的剧组找我们来创作。我甚至觉得,剧集播出后受益最多的是编剧。”

而这也不是第一次观众将对作品的喜爱投射到编剧身上了。腾讯视频正在播出的陈正道执导的《爱很美味》,众多观众除了夸赞导演外,还表示了对剧情设定和编剧能力的看好。今年上半年的爆款小成本剧《御赐小仵作》,作为清闲丫头和钱小白第一次编剧的作品,虽有不少缺陷,但是由于符合逻辑且剧情设定讨喜,让两人受到了剧粉的褒奖。

因改编《庆余年》而名声大噪的编剧王倦,早在2019年就凭借《大宋少年志》被不少网友戏称该剧“导演的拍摄配不上编剧的剧本”,甚至靠剧粉的喜爱,催更出了原本没有的续集立项。

但想要成为观众和资本追捧的编剧,编剧的能力和“运气”皆不可少。

据华语国际编剧节发布的《2019-2020年中国影视行业青年创作者生态调查报告》(以下简称《生态报告》)显示,由于编剧交付的作品是剧本,而触达观众的是经过再创作的影视作品,进入实际创作过程后,左右创作方向的往往是投资方意见,或者是技术实现难度。因此有编剧无奈表示“甲方要求什么,我就创作什么”。

但这背后更多的是对编剧能力的考验。在翦以玟看来,现实中存在很多编剧被要求改稿,最后播出时改得“妈都不认识了”的现象。但是如果这个剧本本身相对逻辑圆融、剧情合理、人物扎实,那么无论是演员、资方还是其他人,应该也不会有意将一个合格的剧本改成烂本子。

翦以玟则表示:“编剧首先要正视自己的能力值,尽量无愧于心,让剧本充分自洽,别人‘改不动’;一旦有外行想胡乱改动,只会越改越糟。这种情况下,但凡是对自己有要求的剧组,都不会去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毕竟很多人还是爱惜羽毛、对行业有敬畏心的。”

而做出一个逻辑圆融、至少合格的剧本,则需要编剧更多地下苦功去学习、实践。清闲丫头和钱小白合作改编《御赐小仵作》的剧本,两人从2016年就开始筹备剧本大纲进行改编了,其成功少不了导演楼建的指导把关。两人在采访中表示,直到作品拍摄完,部分台词在配音时还在导演的指导下修改调整。编剧宋方金甚至认为,“一个好编剧的养成,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磨炼。”

此外,编剧遇到一个“靠谱”的合作伙伴或团队,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翦以玟告诉燃财经:“我在2016年、2017年左右出来创业的时候,就遇到了工夫影业,我们与工夫的合作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因为我是一个比较强势的编剧,每次合作我都是从选角试戏开始跟进,我要了解演员之后去围绕演员创作角色,而且我会在拍摄过程中全程跟组。”

围读剧本的时候,工夫影业的陈国富导演也表达过,如果剧本中的台词有明确的韵律感,就不要加任何水词去破坏它。而翦以玟认为,他遇到的每位演员都敬业且专业,所以从未在剧本层面出现过大的分歧。当整个主创团队都对作品质量负责的时候,出来的内容就不会差。

翦以玟也慨叹,自己也许是编剧行业中的“特例”,但这也是编剧行业目前的现状,拥有了话语权,就能决定自己的作品“长成什么样子”。“我会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且无比坚定地维护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因此我的剧本一旦逻辑捋顺,跟导演逐字逐句抠完敲定后,任何人都是不能更动的。涉及场景、执行的具体问题,也是我自己改。尤其是一些关键台词,现场一个字都不允许改动。”

宋方金也表示,“比如著名编剧王丽萍,她很多剧都是自己找导演、演员来拍摄;白一骢作为灵河文化的创始人,也能够组局拍摄自己的项目……这不仅能提升作为编剧的话语权,而且也是编剧掌控自己作品‘命运’的最佳方式。”

《生态报告》也显示,当被问及“未来是否会向制片人、导演等岗位发展”时,半数的受访编剧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且有编剧表示,想转行做导演其实是希望能对自己的作品多一些主导权。

不过,《好先生》的编剧李潇在接受骨朵网络影视采访时亦表示,“我觉得 ‘剧作中心制’比单纯的‘编剧、导演中心制’更靠谱一点。大家都以剧本为纲,不会出现一些'令人发指'的情况,比如说没有剧本,到了拍摄现场现改现写剧本。另外,如果强调剧作中心制的话,大家都会对这个剧本有要求:只有这个剧本质量高,我们才要以它为纲。”

出路多了,是好事吗?

年轻编剧想要成长为有一定话语权的编剧,往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据艺恩发布的《中国编剧行业现状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专业编剧从业人数保守估算超过14万人以上,年度仅有3%的编剧有作品得以落地播出。整个行业人员流动大、创作周期长,8成编剧3年仅有1部影视作品能面世。同时新老编剧收入差距达百倍,10%头部编剧拿下8成以上收入份额。

这也导致,很多年轻编剧在为自己的收入感到焦虑。《生态报告》显示,71%的受访者为自己的个人生计发愁。

近几年爆火或新兴的赛道,给编剧带来了一个“转型”或变现的机会,比如短剧、脱口秀、剧本杀等,都存在大量的编剧缺口,急需人才的进入。

编剧、制片人、影评人汪海林也认为:“写剧本杀等剧本赚钱养活自己是一件好事,作为一个编剧能够靠自己的文字、编故事的能力生存下来,对于他日后的创作发展都是有益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编剧在剧本杀的创作过程中,可以直接从玩家的游戏过程观察效果和反馈,这对于他的剧作技巧的提升很有帮助。”

很多年轻编剧也开始兼职做剧本杀、漫画、短剧等剧本创作。编剧海丽就是其中的一员,“虽然我们现在工作室主营业务还是影视剧剧本创作,但是我们工作室负责人关注到剧本杀行业后,觉得比较有发展前景,在今年年初组建团队进行剧本杀创作,我们日常也会兼职写剧本杀的剧本。”

而编剧内容范围的“扩列”,也是疫情后大部分年轻编剧的普遍“生存”现状。

编剧锦鲤正在做漫画和动画电影剧本的创作:“因为之前有过漫画工作室的工作经验,所以此前就有漫画公司找过我合作,但当时我因为个人原因没有同意。”

疫情后,锦鲤又想到了漫画剧本的工作,便开始接项目,积累了经验后,锦鲤又接到了动画电影的编剧工作,一点点将创作范围扩大。“其实还有其他短剧或者纪录片之类的项目也找过我,但因为我的档期已经排满了,就把合适的推荐给了朋友。”

但想要成为像锦鲤或者海丽这样能够横跨两个以上领域的编剧,还是比较困难的,锦鲤表示,“有的人想跨领域的话就比较难,因为他可能已经被固定在影视编剧的这个体系里了。”

上海莫比乌斯影视文化工作室创始人韩文文也认同这一观点。“其实影视编剧和剧本杀编剧是两个概念,很多编剧在写剧本杀剧本之前不会去‘打本’,或是只打几个本子、在网上买一些盗版的本子来看,所以他们可能不清楚现在线下剧本的格式分布,也不熟悉游戏流程和玩家心理,更不了解现在的市场趋势是什么,就很难写出合格的本子。他们想到的自认为不错的点子,可能很早之前就被人写出来过了。”

在曾经做过制片人的韩文文、主职做影视编剧的海丽等跨领域编剧看来,剧本杀不同于影视剧作品的“一人一事一线”的故事叙述方式,它需要5个甚至以上的玩家都是故事的‘主角’。

如果编剧不能转换思维方式,最终的成品很可能就是编剧的“自嗨”,难以实现大卖。不少影视编剧写本时容易出现过于注重故事、人物等问题,最终导致人物关系和故事背景过于复杂,让玩家难以理解或接受;但对于玩家而言,剧本杀最重要的是可玩性。

韩文文补充道,“剧本杀创作更像是设计一个园林,让玩家能很轻松地走进来,走几步,就会有一个新的可探索的空间;别一进门就用庞杂的故事、大量的对白、冗长的线索把人给难住了。”

可以说,剧本杀并不比影视剧本好写,也需要编剧不断学习研究的,短剧、漫画编剧同理如此。

“不过,我觉得剧本杀这个行业还是比较有潜力,因为它还很年轻,未来可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海丽表示。

此外,新兴起的脱口秀等喜剧形式,也需要大量的编剧,且它的编剧模式发展得更早。2012年播出的《今晚80后脱口秀》,就已经开始使用编剧写稿、嘉宾表演的模式了。

脱口秀演员、编剧皮球告诉燃财经:“我就是从线上幕后写段子开始向脱口秀演员发展的。2016年3月,我开始给《今晚80后脱口秀》投稿,差不多每期都能中个一两条、两三条,当时我一看信心倍增,就坚持了下来。”

随着《脱口秀大会》和《吐槽大会》的爆火,脱口秀编剧也越发被观众熟知。比如嘉宾讲到谐音梗,观众会不自觉地想起王建国。今年脱口秀新人鸟鸟“楼兰美女”的段子爆了后,李诞提了一句:“鸟鸟是《吐槽大会5》许知远稿子的编剧主笔。”

尽管如此,能够创作脱口秀等喜剧段子的编剧似乎并没有变多。总编剧程璐、王建国依然在坚持,而新上任的总编剧孟川也是老面孔。

且相比较有情节的剧本创作,观察《脱口秀大会》表现失利的“老人”们,喜剧段子的长时间稳定输出似乎更难。正如宋方金所说:“对于年轻的编剧或者说新手编剧来说,生存当然是第一位的。有赚钱的机会还是要去做,但是他心里要清楚自己最终的方向,不要在这个过程中迷失自己。”

编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如郭德纲和德云社让沉寂的相声行业“复兴”、李诞和笑果文化制定了脱口秀行业规则并发展壮大了行业一般,“充满乱象”的各个新兴编剧行业,也同样需要规范和准则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一些大编剧成立工作室或者编剧公司,实际上也是在推进编剧行业职业化、规范化的过程。比如李潇成立了上海白鲸影业,她本人也转型监制、制片人等等;汪海林联合70多位编剧共同组建了喜多瑞影视制作公司。另一个更有名的例子是于正,先后成立于正工作室和欢娱影视。

而头部编剧的带动作用也由此凸显,不仅是影视剧行业,短剧、剧本杀、喜剧综艺等行业的编剧都需要稳定的规则带动行业发展。

而在翦以玟看来,现在很多编剧去写剧本杀、短剧等等,并不意味大部分人深谋远虑,只是单纯觉得长剧不好做、成功概率低,或者其他种种现实因素,对此感到‘绝望’才会转型去做别的尝试。这种情况下的转型只会是大家为了生计的权宜之计,出现好作品的机率是很低的。

翦以玟很早就开拓了短剧业务线,她也曾跟合伙人认真聊过。在翦以玟看来,正因为短剧行业还没有成熟到有规则、有体系,所以更应该努力去建立一个良性的规则,给到编剧和创作者一个合理的收入和价值空间,这样才能真正留得下人才。

“所以如果想编剧好、内容好,第一前提是保证编剧衣食无忧,且给予必要的尊重。让他们有斗志去研习一些好东西,再转化成自己的创新作品。 ”

正如其他的新兴行业一样,短剧行业也需要去建立一个整体的制作流程规则。比如一个故事,三分钟要怎么拍?一分半又要怎么拍?理出剧本后,选角、搭棚、试拍、剪辑、上线这一套流程下来都需要总结方法论。面世之后大家一起效仿并完善,最终创作出越来越多的好作品,整个市场才能变得更好;生态好了,编剧赚到钱愿意参与进来,人才多了,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这些都是翦以玟等头部编剧团队正在考虑的问题。

翦以玟还谈到:“不久前我跟米未团队聊天,他们表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里他们所有人都对编剧非常尊重,演员都在使尽浑身解数去‘抢’编剧,邀请编剧加入他们的团队创作。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编剧在很多年里,已经没有过这么充分的被尊重和创作空间了。”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中《三毛保卫战》编剧多明则告诉燃财经,“我们的创作团队都非常和谐。在得到提点编剧关于‘三个人扮演三根毛’的创意后,我就开始与三位演员一起共同创作,推动剧本的成型和完善。且节目也给予了我们编剧一定的出镜和曝光机会,还会给我们编剧进行采访和推荐。节目播出后,我也收到了一些制片人和影视公司的合作邀请。”

正在热播的《女心理师》的编剧朱历也在剧播出后,接受了多家媒体的专访,谈自己作为编剧在改编该剧本时的心路历程。

这无不证明,伴随着观众审美的提升,市场对于优质编剧的需求会只增不减。

所以,“编剧的工作是等风来,因此一定要磨炼好自己的技能,这样的话机会来的时候也就不会错过了。同时,话语权永远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拿到的。当一个编剧的能力足够,他就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在合同里或在博弈中拿到自己的话语权。”宋方金表示。

参考资料:

《李潇:编剧就是做所有人的盾牌》,来源:骨朵网络影视

《出圈的嘉宾,隐身的脱口秀编剧》,来源:毒眸

《从月薪几千到单集30万,编剧如何进阶?》,来源:影视河豚档案

文中小雪、小五、海丽、锦鲤为化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