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出走微软,高瓴赶上末班车,这家即将冲击“农业无人机第一股”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456字)

2021-12-22 出走微软,高瓴赶上末班车,这家即将冲击“农业无人机第一股”

来源:极飞科技
在智慧农业上发力,这家农业科技公司市值将破百亿。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东四十条资本,作者:吕品。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不出意外,极飞科技将抢先大疆,冲击“农业无人机第一股”。

11月22日,广州极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极飞科技”)申请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已获受理,申万宏源证券承销保荐有限责任公司为其保荐人和主承销商。

极飞科技此次冲击科创板,拟公开发行普通股不超过6001万股,约占公司发行后总股本的15%,募资金额约15.09亿元,主要用于数字农业智能制造基地项目、广州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及服务体系建设项目。

但值得注意的是,受农业生产时节更替影响,极飞科技目前的产能并未饱和,扩充产能或难消化。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公司分别生产产品7032套、11104套、15277套,对应的产能利用率为60.37%、66.73%、76.51%。

此外,公司目前六大产品线中,除农业无人机外,其他农业科技产品仍然处于市场推广阶段,尚未形成规模收入。截止目前,极飞科技仍处于亏损状态。

尽管如此,依然抵挡不了资本对极飞的青睐,百度资本、软银、创新工场等纷纷入场,高瓴也赶上了IPO前夕得最后一趟列车。

三年半亏损近2亿,客单价降低、毛利骤减

极飞科技成立于2007年,深耕农业无人机领域多年,探索方向历经了航空模型、无人机之后再到农业无人机。

近年来,极飞营收稳步增长,主要得益于“乡村振兴”战略和农村土地集约化的发展。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极飞的营收分别为3.22亿元、3.57亿元、5.30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为29.39%。截至2021年6月30日,极飞科技今年前6个月营收为4.69亿元。

不过,即使在政策利好,赛道尚未饱和,营收稳健增长的背景下,极飞依旧在亏损。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极飞科技的净亏损分别为689.40万元、3960.55万元、5983.23万元和8555.84万元。

对此,极飞的招股书解释道:技术迭代快,研发投入费用高,以及公司的新产品线仍处于市场推广阶段,尚未形成规模收入。

极飞亏损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随着竞争对手不断出现,价格战愈演愈烈,极飞的毛利率有所下滑。

2018年至2020年,极飞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2.54%、32.74%、35.60%,呈稳定上升趋势,但2021年前6个月的综合毛利率却下降至22.11%。

加之芯片短缺影响,在销售旺季,极飞的生产交付能力未能匹配实际市场订单需求,部分销售订单流失。

二是极飞科技的研发投入较高。

根据招股书,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研发人员527人,占到员工总数的38.47%。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期间,极飞的研发投入分别为4884.82万元、6947.43万元、9735.84万元和8130.71万元,分别占营收的15.18%、19.49%、18.36%和17.35%。也就是说,三年半时间,极飞的研发支出合计近3亿元。

重科研的公司基因有迹可循。极飞科技的创始人彭斌是微软工程师出身,并将极飞定义为一家农业科技公司,高度重视研发,技术创新也在很大程度决定了公司的发展空间。

此外,极飞科技采取经销为主、直销和经销相结合的销售模式,但客户比较分散,2018年至2021年前6个月,极飞科技的主要销售集中在华东地,但单个客户的销售比例没有超过50%的情况。

从航模到无人机,极飞 All in 农业

极飞科技的起家,是一个“极客”的创业故事。

1982年出生的创始人彭斌从小就是航空迷。2004年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彭斌在微软工作了两年,期间担任微软(广州)NET俱乐部主席,接触到了很多狂热技术的“极客”。

凭着一股热血和冲劲,25岁的彭斌带领那群“极客”走上了创业之路。2007年,极飞的前身XAIRCRAFT正式成立,扬言要用技术改变世界。

可一个现实问题摆在彭斌眼前,启动资金从哪儿来?盈利模式靠什么?

当时,互联网、电子商务大行其道,资本都在追逐这些风口,彭斌的智能硬件却无人问津。碰壁无数次,彭斌只能另寻出路。

“最后自己想方设法凑钱,把所有亲戚的钱都借了一遍,叔叔、姑姑、姨什么全借了,爸妈也把钱借给我了,当时准备买房的钱也用了”。

成立之后的整整五年,极飞都是靠“发烧友”支撑。

起初,极飞仅仅靠着把航模卖给发烧友进行组装玩乐盈利,后来随着公司不断成熟,公司产品开始从航模拓展至多旋翼无人机、无人机飞控系统,期间,彭斌也招募到了极飞科技的关键人物龚槚钦。

尽管初期困难重重,但极飞仅用2年时间就实现正向盈利。2009年,极飞科技的营收就达到了几百万。

2012年,无人机市场突然爆火,无数风投涌向这个领域,彭斌和龚槚钦开始探索更好的无人机应用场景。经过摸索,他们在新疆建一个农业无人机基地,为极飞日后专注布局农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同时,极飞的盈利模式也在持续探索:最初是几十万一架的无人机售卖模式,但顾及农户无法支付高昂费用,转而采取农业服务模式,随着无人机逐渐普及,商家采购无人机比例升高,极飞采取销售无人机的商业模式为主并延续至今。

近年,极飞科技以农业无人机为主导的智能装备业务的营收占比总体保持在90%上下。

随着业务越做越大,未来方向成了下一步关键。极飞面对两个选择:继续深耕农业,或是大力开拓其他行业。选择关乎定位——极飞到底是一家无人机公司,还是一家农业科技公司?

根据招股书,2020年起,中国农作物耕种收的综合机械化率已达到1%,农业机械实现深度普及,生产效率大幅提高,但占据生产劳动主要工作量的植后管理环节机械化率仅为8.4%,仍较为依赖人力和个人经验,智能农业装备在这一环节具备广阔渗透空间。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加快农业航空建设,彭斌便决定“All in”农业植保机研发,极飞也在当年拿到了成为资本的2000万美元A轮融资。

在彭斌看来,农业不能光卖无人机,也需要精细化服务。其中有很多可发挥的空间,光是喷洒农药施肥,中国一年就有200亿亩次的农田管理需求,这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在消费级市场,极飞落后于大疆,但在农业植保领域上却比大疆布局更早。2020年,极飞的业务更是以253%的速度增长,进入了爆发式增长阶段。

12亿融资创纪录,高瓴IPO前上车

作为“农业无人机第一股”,极飞科技的融资也曾创下纪录。

2020年, 极飞科技完成12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百度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领投,创新工场、越秀产业基金和广州新兴基金跟投,成为资本继续加码。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农业科技领域最大的融资。

上市之前,极飞共经历6轮融资,融资总额超16亿元,其中不乏像百度、创新工场这种明星机构身影。值得注意的是,高瓴也在IPO前入局。2021年3月,高瓴创投对极飞追加3亿元C++轮融资。

IPO前,极飞科技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彭斌,合计持有43.14%股份,其中包括作为第一大股东直接持有的29.13%股份和通过厦门极力(公司员工持股平台)持有的14.01%股份。联合创始人龚槚钦持股为3.5%。

高瓴系JMD HK及珠海纳恒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极飞科技5%股份,软银愿景基金SVFFLY持股12.91%,百度旗下资本佰山投资持有公司6.15%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VC/PE,互联网公司也对大农业进行了密集的资本布局,比如腾讯提出打造“智慧农业平台”,京东搭建智慧农业共同体,百度也实施“AI+农业”计划,华为通过智能农业助力数字化转型等等。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