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这个春节,这里的小镇青年快要不够用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536字)

2022-01-19 这个春节,这里的小镇青年快要不够用了

来源:受访者提供
直播带货的浪潮来势汹汹,也席卷了小镇。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李秋涵。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如果不是因为直播电商,96年出生的管帅现在应该还在郑州富士康的流水线上工作。

他的任务是给手机主板上螺丝钉,一只手机要装3个,拿起工具,吸上螺丝,把螺丝安到手机上,一天如此重复12个小时。工厂规定不能交头接耳,他就埋头干活。爸妈年纪大了,2019年,他决定回到老家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帮助打理家里的玉器生意,后来遇上疫情封城,批发市场人流量减少了八九成,他40天没有在摊位上卖出1块钱。去不了郑州,他在镇平找了一份直播电商打包员的工作。

现在,他每个月工资4000多块,和在郑州时差不多,住在家里能照顾爸妈,没有房租压力,存下的钱还变多了。最近,快手举办了一个年货节,《2022快手品质年货节消费趋势报告》显示,Z世代加入在线囤货大军,消费同比增长254%,具体到珠宝玉石,随着行业的饰品化趋势,消费客群也逐渐年轻化。《2021奢侈品品牌战略研究报告》指出,Z世代在2019年至2025年将贡献180%的市场增长,占据消费群体的2/3。

管帅也参与了这次年货节,他负责为直播间梳理货品、打包快递,工作量比平常多了两三成。

他所在的南阳镇平县,被誉为“中国玉雕之乡”,是全国最大的玉雕加工、销售集散地和玉文化研究传播中心。这里总人口109万,玉雕加工遍布全县16个乡镇100多个村,有着玉雕专业村50个,玉雕专业户1.5万户,玉雕加工群体占全国加工群体的70%。

直播带货的浪潮来势汹汹,也席卷了这里。

根据各大直播基地2020年统计的数据来看,全国5个宝玉石直播基地的交易总额高达427亿元,南阳直播基地77.3亿元,占比达18.1%。快手是他们直播时常用的短视频平台,随着越来越多新消费人群涌入快手电商,千禧一代开始成为重要客群,镇平玉石产业带,也在快手生态中获得了新增长。

西安交通大学产业数字化研究室主任王建对深燃回忆,来到镇平,颠覆了他对产业的认知。在马路边市集摊位上,玉石像白菜一样随意摆在地上,卖家衣着朴素,神情悠闲聊着天,但事实上,“一个摊位的玉器总价值就有几十万”。

现在,他们在快手电商上,分享玉器知识,直播出售玉器产品,与新消费群体有着新兴的交易方式。而这个看起来和其他三四线城市没有太大区别的小镇,从原料采购到设计创意、加工盛产、文化研究,从人才培养到质量检测、宣传推广,从传统电商到直播电商、现代金融、包装物流,形成了完整的产业体系。

对于镇平来说,直播电商兴起后最切实际的变化是,给当地人带来了更多就业机会,拉动了当地产业带的发展。根据官方数据,镇平全县拥有十大玉雕专业市场,各类玉雕精品门店、摊位有3万多个,玉雕产业从业人员有30万人。2021年1-11月,镇平全县电子商务交易额288亿元,网络零售额191亿元。

在这里的年轻人,踏上风口,生活也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小镇青年不够用了”

在镇平,很多年轻人都从外地回来了。

和管帅一起在郑州工厂工作的朋友,回来在直播间里做了客服。他有同学学习玉雕,在镇平开了个人工作室,也做直播带货。管帅的老板老任,是快手账号“玉润德”的主理人,其团队约有50个人,四成是当地人。他提到,很多员工是年轻人,他们公司的行政主管,刚刚19岁。

管帅告诉深燃,在这个遍地是玉的地方,以前如果孩子没有特别好的学习天赋,就会被家长送去学玉雕,在他们看来,高学历和好手艺是对等的,“学好手艺,也可以保证一辈子有饭吃”。但不是每个年轻人都适合玉雕、想学玉雕,之前县城工作机会少,薪资不高,很多年轻人选择去广东深圳等城市打工。

变化是从2017年开始的。

快手镇平服务商、玉石协会会长王青奇介绍,2017年,当地推出电商试验线,大力扶持电商。到如今,镇平共有3000个主播。大的团队,“客服就有上百人”。

产业发展起来,主播、客服、采购、打包、快递,产业体系上各环节都需要人手。

王青奇告诉深燃,在镇平街上,两类信息最多,一类是租房,一类是招聘,“直播电商火了,这里的小镇青年都不够用了。”

这对他们来说是不错的工作机会。靠近新兴产业,前景好,工作内容也比枯燥的打工有趣,更重要的是,在家门口就能赚到钱。

王青奇表示,这里一些岗位的工资甚至比南阳市区还要高,客服月薪3000元起,好的主播月薪1万元起,周围其他县城的年轻人也来了,以95后、00后为主。

95后“玉匠人”小徐,13岁辍学到玉雕厂当学徒,后来到新疆谋生,在快手上积累了不少粉丝,2018年年末成为正式主播后,看准了老家镇平的玉石资源,干脆回来创业,目前是快手珠宝玉石类TOP1主播,最高单场GMV达3400万。

造富故事之下,借助直播电商创业的人在变多。王青奇介绍,除了直播电商相关的岗位,还有很多录短视频的,做美工的,做主播的内容型人才,“等于在家门口就业、创业”。

创业的门槛也在降低。以前创业需要很多资金,只能做一些成本大的传统行业,现在只要有货,拿起手机,就可以盘一个自己的直播间。

外地人也来了。

账号“玉缘人”的主理人搬运哥来自东北,92年生人,家里三代都做玉石,2019年开始在快手上做直播电商,老家的货不如镇平丰富,干脆举家搬来了镇平。有些当地人喜欢说方言,他听起来吃力,吃的也不太适应,“这边吃面,我们那边吃米”,但他还是有长期在这里发展的计划,来到镇平后,在当地的帮助下,有了更好的货源,在服务商的帮助下,懂得了投流技巧,每天的GMV翻了三四倍。

王青奇介绍,以前外地人来到镇平,进了货就直接走了,现在更愿意在这里扎根了,“新疆、江苏、广西、安徽都过来了很多人,镇上常住人口增加了三四万。”

根据《镇平·中国玉雕产业指数报告》,2021年上半年,镇平玉雕电商从业人员数、玉雕电商企业数,与去年四季度相比分别上涨0.94%、2.21%。这期间,镇平举办了玉雕节,借助快手等电商平台,线下交易引流,玉雕节期间交易额达3亿元。

尽管如此,报告指出,目前镇平电商从业人员数占比为13.37%,而山东泰安、辽宁阜新、辽宁岫岩,其电商类从业人员占比超过30%,这从侧面说明镇平的电商类人才还存在缺口,还需要更多“小镇青年”。

镇平当地也在紧抓直播电商机遇,培养成立专业的电商运营团队,学习“电商+明星+网红+直播”的模式。王青奇介绍,当地教学玉雕的工艺美术学校,特地开设了直播电商专业,“很火热,当地很支持”。

当地的年轻人,除了学玉雕,有了更多就业选择,而镇平也因为年轻人的回归,拥有着其他小镇没有的活力。

直播电商里的镇平,变了

直播电商的确改变了镇平。

梁金刚在他的“中玉轩文化”账号上发布了镇平罗营村和田玉市场的视频,马路两边摊位林立,玉石成片,有的摆在桌子上,有的就摆放在地上,来往的人群把马路围得水泄不通,人们手里拿着支架,边走边拍,或在直播,或在拍短视频,让人梦回上世纪90年代小镇赶集的情形。

在这里土生土长,年纪更大的70、80后们,见证了镇平更悠长的变迁。

梁金刚是70后,15岁就跟着师傅学画画、雕刻,在广州、北京辗转做过玉器生意,他对深燃回忆,上世纪90年年代,玉雕还是一个高消费品,他们做的玉雕,最早要到广州卖给华侨,“那时一个镇做这门生意的只有五六个人,我们一趟能赚几百块,那时有的地方平均月薪才150块”。

后来全国消费水平大幅提升,玉雕普及,来镇平淘货的人变多。

王青奇是83年生人,从2003年开始就在镇平老家从事玉雕行业。他介绍,那时很多地方开始修建古玩城,这类旅游景点有大量玉器需求,“铺一遍货量很大”。从2003年到2014年,镇平玉雕市场规模直线上升,以前在马路边摆放的摊位,形成了固定的市场。卖场也在变迁,“最开始是在一个铁皮棚里,慢慢的形成了室内市场,又慢慢形成了原料的市场,越来越细分”。

现在,镇平有十个“大卖口”,人们来到这里或摆摊,或淘货,品类涉及和田玉、岫玉、独山玉等。

2007年,就有人在镇平做电商,不过直到2014年,电商体量都非常小。2015年,微商兴起,市场开始慢慢接触网络,“2017年,就开始直播电商的时代了”,王青奇介绍。

王青奇公司原本做租赁物业,等到2017年直播萌芽时,陆续参与了各平台直播基地的创办。最近快手年货节活动,为了促销,基地里很多商家的直播背景改为了大红色,很有过年的氛围。他最直观的感受到直播电商给镇平带来的变化,商家搬来了又走,人员更替里,“能看到很多人的逆袭”。

老任是乘上直播电商风潮的商家,刚开始做时,用他的话说,为了投流,一两天就把积攒的100万亏进去了,后来生意了有起色,2018年花52万买了人生第一辆车,提车那天,他绕着乌鲁木齐的二环公路跑了一整圈。有一次出去旅游,看到当地学校环境简陋,孩子在地上吃饭,窗户冬天都是透风的,他出资了30万,帮助学校翻修。

2019年,梁金刚也回到老家做起了直播电商生意,现在快手账号有20万粉丝,还在摸索直播带货。据他观察,后来实体店生意不好做了,有不少同行都回到镇平老家做电商、做批发,直播电商的浪潮来了就做直播。

来到镇平的掘金者越来越多,也助推着镇平产业发展。

镇平玉雕产业年产值200亿元,年销售额230亿元,年均创增加值30亿元,是中国最大的玉石加工销售集散地。

有一个让管帅印象深刻的变化是,之前来市场买货的人,很多是二道贩子,会斜跨一个小包,拿着手电在市场里转悠淘货。现在,这些人拿着挎包,往摊位旁边一坐,一边拿着手机支架直播,一边跟摊主谈价钱。手机支架在这里是畅销品。

从线下交易,到电商,再到直播电商,镇平焕发出新生机。据官方介绍,预计到2024年,镇平县玉雕加工企业突破2万家,玉雕市场达到12个,各类营销企业、门店、摊位、电商增加到4万家,从业人员达到40万人。玉产业总体规模将超过1000亿元。

产业带能起飞吗?

不过在镇平做直播电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起飞的。在产业标准化和人才的专业性培养上,从业者、平台和镇平当地都花了大力气。

除了涨粉、转化这类做直播带货常见的难题,梁金刚对深燃表示,网络上玉器价格贵了,用户购买谨慎。很多人会通过直播买小件玉器,价格在十几元到100元左右,部分人愿意买价格上千的,而一件价格三四万的珍贵玉,只有少数懂行的人才敢买。

对于玉石这类非标品,直播电商解决了消费者时间空间上选货难、看货难的痛点,以短视频、直播带货等电商渠道为主的玉石销售,也逐渐成为珠宝玉石交易的主流趋势。但它没有解决的一个行业难题是,质量参差不齐,容易以次充好,价格不透明,消费者难以辨别,决策门槛高。

王建解释,这是因为珠宝玉石行业,从生产到流通分散,交易数据和脉络,难以追踪。

据他介绍,目前一部分玉石通过以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流通时,B to C的零售端实现了数字化,即消费者收到的玉石,能够溯源到商家端。但B to B的生产商和品牌商之间,没有完全线上化。即中间商或品牌商,从源头生产商处拿货时,难以判断拿到的货质量好与坏,很多都是通过经验判断。

和传统电商商家以货为中心的不同,直播电商时代,主播达人是更重要的角色,他们有流量,有粉丝,但像玉器这类非标品,难以具备专业鉴定能力,这需要专业化的介入。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王建提到,西安交通大学一带一路新经济研究院、国家和田玉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国家玉石金银饰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打造前置数字交易仓,在尝试标准化,数字化,行业的金融赋能。

大致可以理解为,参考钻石行业,从颜色、净度、切工,将钻石分为很多参数,在玉器行业,也要对玉器分级,做通过专业的物理鉴定、分级后,为玉石给出数字证书(类似于数字身份证),同时建立一个智能仓,集质检、溯源、仓储托管为一体,达人们来这里拿的货,都是通过官方进行鉴定的货品。

2020年6月,在南阳市镇平县,“聚石智能仓数字供应链”集合平台开始建设,2021年3月建成,到现在已经运营了大半年,“已经把模型跑通了”,王建介绍。“现在智能仓里和田玉手镯有12万只”,王建介绍,这类似于组织规范供应链,再把货推荐给各个直播基地、机构和主播达人,他提到,现在快手的一线直播机构,如卡美啦等,都在这里拿货。

将玉器产业标准化数字化,能助力镇平产业的发展。要用数字化来改善一个产业,要解决的并不是零星问题,一位行业人士提到,数字交易仓还有较长的路要走,需要耐心。

另外,人才方面,王青奇介绍,直播电商作为新兴行业,发展快,很多镇平的从业者没有接受过培训,“来上班时,不是带着技术来上班的,需要一边上班一边学习。”人才还需培养和发展。从东北来到镇平,搬运哥就提到,一些从业者能满足部分机械性的任务,更专业高阶的人才需要耐心培养。

当下的镇平,在直播电商的风口里,稳步起飞。

搬运哥每年过年都回老家,今年计划就在镇平过。管帅说,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流水线工厂里,凳子椅子全部都定齐,一切都要求整体、统一、标准,身边的工友,今天还说说笑笑,明天升职了就开始有官腔。现在在直播间里学习,这里每个人都很有干劲,不在意职级,遇到事情主动解决,不同于流水线上没有表情的脸,他喜欢这里的朝气。

忙完年货节,再过几天,到了腊月二十,管帅家里就要开始买猪肉,准备年货了。路边和市场上都会挂满红灯笼和飘带,一切都在变好。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