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10年来最贵玫瑰花,谁成了被割的韭菜?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7分钟(2549字)

2022-02-15 10年来最贵玫瑰花,谁成了被割的韭菜?

来源:猎云网
当鲜花的零售渠道更为多元,如何平衡营收与风险,是当下的重要课题。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作者:杨泥娃,编辑:斯问。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入行十年了,第一次见到这么贵的花价。”

花研司联合创始人思思对「电商在线」坦言,逢情人节鲜花涨价是常态,但是涨到今年这般却是头一回。

今年的情人节来的颇为低调,全网的注意力都寄托在了冬奥会上,与此同时,年轻人不再执着于过情人节,想要摆脱套路化的消费,也成了情人节看似“降温”的重要原因。

但微博上#玫瑰花价暴涨400%#的话题,也掀开了今年情人节的真实面貌:一边是春节+情人节的双节效应使得消费端的鲜花需求高涨,另一边,则是供应链端的供给压力催生了今年鲜花的高价。

有人说,暴涨的花价让消费者望而却步,削减了购买鲜花的热情,并没有。「电商在线」在各大花店走访时,反而当无花可买时,花店里的小摆件、小礼品都成了抢购目标。从线下零售,到传统电商平台、同城配送平台,都在争抢情人节鲜花的重要入口。而暴涨的花价所产生的效应,也让各方开始思考:本该是鲜花生意最得意的节日,却也暗藏着高风险,当鲜花的零售渠道更为多元,如何平衡营收与风险,是当下的重要课题。

不得不说,在情人节用来诠释浪漫与温馨的鲜花,在生意场上却是理性又严肃的另一种角色。

涨价不只是因为天气

这是一个11支玫瑰就能卖到将近300元的情人节,而对比以往10元/支的均价,几乎翻了3倍。

这并非花店们预谋涨价,而是在多重外部因素的叠加之下,由于“供不应求”所带来的涨价潮。一位在斗南花市做批发生意的花农陈老板对「电商在线」介绍道,现在从批发市场拿货,玫瑰的价格都能高达350元/扎(20支),传导至消费者端的价格可想而知。

云南昆明花卉拍卖交易市场数据显示,从2月5日开始,鲜切花价格走势走高,市场进入“214”高峰期。“今年情人节备货期间市场需求旺盛,但鲜花供货量较往年下降30%左右,价格上涨自然也在情理之中。”花拍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

供货量为何下降?「电商在线」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首要原因是今年1月份的一场寒潮来袭,雨雪天气延迟了开花期,而花期的滞后效应,会使得第二波花枝修剪同样受到影响,因此在即将到来的三八节,鲜花价格也大概率会维持高位。

另一个原因,也在于疫情影响下,一些花农选择转行,短期看小部分花农的退出并不会带来明显波动,但是一旦到了鲜花需求的集中爆发期,产能问题则尤为凸显,春节期间人员短缺,也使得修剪、运输工作效率降低,加之疫情使得进口花材量明显减少,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供给压力。

反之则是消费端的需求高涨,今年春节+情人节双节合并,鲜花需求始终处在高位,并且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一旦在工作日的情人节,对鲜花的需求量反而高于周末的情人节,这或许是女生更喜欢在办公室收花的感觉。

今年的情人节是周一,又是春节假期刚好结束且第二天就是正月十五,可以算得上是鲜花消费非常黄金的一个情人节。但涨价的核心,其实还是红玫瑰,毕竟这是情人节的主要花材。陈老板提到,除了红玫瑰之外的花材价格其实并没有很明显涨幅。但在花店端,买不到玫瑰的人反而把目光投向了其他花材,从向日葵到康乃馨,几乎各种花材都成了C位,甚至带动了除了花之外的品类销售。在朋友圈,很多年轻人也晒起了玩偶“花束”。

思思对此感受明显,情人节当天傍晚5点多,到店客人反而增多起来,他们急于买一束鲜花,甚至希望从别的顾客的花束中匀出来一朵,当发现实在没办法买到鲜切花之后,他们买光了店里的水晶石、永生花等等小摆件和小礼物……

花店反而成了韭菜?

“花店一片哀嚎,我的供应商让我不要拿太多货,被割韭菜。”经营花店的Sara对「电商在线」说。

在Sara看来,这场涨价反而是花店在承受压力和风险,包括她在内的很多花店主,已经打算放弃做“节日”了。

本该靠着节日大赚一笔的花店,在面对突如其来的涨价风波时,犹如面临双刃剑,如果大肆投入节日营销,扩大订单,那么很可能自己成为“接盘侠”。

如果梳理整个鲜花的流通路径:国内80%的鲜切花从斗南花市出来—各个省市的批发商—零售端,花市的拍卖体系决定了整个鲜花销售完全由供需主导,而批发商环节更多起到了运输和流通的作用。在陈老板看来,每年鲜花销售旺季,最赚钱的两个角色是花店和花农,而今年情人节的特殊性,花店的涨价空间其实很有限,真正赚到钱的还是花农。

而涨价的效应,也揭开了花店生意的不同分层。思思提到,自己的店定位精品鲜花,以高端客户和有鲜花布景需求的奢侈品牌为主,这样的客群对鲜花的需求稳定,受价格波动小,当鲜花涨价潮到来,其实对生意并没有影响。

对于面向大众客群的零售店来说,如何让消费者接受高企的花价,是破局的关键。

另一位花店主提到,事实证明,不少花店其实低估了情人节市场的消费需求,而高估了客户对价格的敏感度。即便有部分嫌贵的客人,但是其需求只是从99支变为了52支,降级了产品,但并没有降低预算,更没有转移对鲜花的需求。

换句话说,在情人节这样的节点,鲜花消费就是刚需,与其选择把涨价的部分“转嫁”给消费者,倒不如说如何通过运营和产品更好地化解掉涨价所带来的焦虑感。

鲜花从节日到日常宅配

让花店们集体想要放弃运营节日的背后,其实是整个市场对于日常花束购买量的不断扩大,为零售和供应端带来了转型契机。

天猫鲜花行业运营小二夜昭对「电商在线」介绍道,在2015年的时候,平台上生活鲜花销售占比还不到2%,随着花点时间、花加等生活类电商兴起,以及鲜花基地直发模式,目前生活鲜花占比已经达到30-40%。

陈老板提到,婚宴和线下活动的用花量此前能占到整个市场的三成以上,而疫情之后,婚宴用花整体被削减,大量的消费需求都转移到了家庭插花。

思思表示,现在店内很多订单来自于社群团购,相比店内主营的礼品花束,这些团购订单虽然客单价低,但很好的满足了家庭插花需求,高频+购买基数大带来的营收也更可观,并且是增强消费者粘性的触手。

家庭插花所带来的高频、高复购、用户粘性,成了线上平台争夺鲜花生意的最直接出发点。除了鲜花电商平台,和鲜花市场的重要参与者饿了么与美团之外,盒马和叮咚买菜APP也针对“214”开启了预售模式,消费者可提前预定,2月14日当天送达。

“我们发现,用户在盒马买花的习惯越来越趋于日常化,像买菜一样买花的习惯正在逐渐养成。”盒马花园采购负责人履言在接受采访时说,从2020年到2021年,盒马的花束和鲜切花的销售占比从7:3变成了5:5,这表明鲜花已经走进人们的生活日常。

而不同平台,其实承载着鲜花消费的不同周期。天猫的品牌商家会成为节日鲜花消费最提前的部分,品牌商家有完备的节日运营策略,消费者通过搜索和推荐会先下单,再安排收花;淘宝以中小商家以及设计师店铺为主,大部分会节日提前2-3天就接单,接到订单就发货,并且接单范围会有限制;美团饿了么作为同城零售代表,大多是当天下单当天送,但品类多样性和丰富度不及前者。

夜昭提到,平台接下来很重要的部分,就是补齐同城配送的能力。

很显然,鲜花的渠道争夺是在解决介于生鲜和标品之间的模式,而它的背后,其实是场解决效率之战。今年的这场鲜花涨价风波,或许也将带来鲜花零售的新思考。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