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被“卷死”的剧本杀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5088字)

2022-03-03 被“卷死”的剧本杀

来源:猎云网
这个曾经“杀疯了”的剧本杀行业,正经历着的前所未有的“阵痛期”。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曹杨,编辑:饶霞飞。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经过近几年的混战后,剧本杀这个赛道正在褪却躁动,逐步回归理性。当初挤入这个赛道的人,有的冲出重围,但更多人却被拍在了沙滩上。

熊猫是冲出重围的那一个。在刚刚过去的2022年春节,熊猫的剧本杀推理社“小府家”凭借着接到的大公司团建,成为了剧本杀寒冬中的“逆行者”。

“小府家”开在北京,熊猫告诉燃财经,在其租赁的大厦里,一共有4家剧本杀门店,除了自家之外,其它3家在2022年春节期间的生意用“惨淡”来形容毫不为过。

“即使是下午的黄金时间,都做不到满场。我们因为有了大客户,所以如果有散客来的话,还会再推荐给其它门店。”燃财经了解到,如果没有大客户的话,“小府家”所在的整栋楼在假期7天最多也就只有2天可以实现满场,而晚场整栋楼里的门店都是个位数场次。

但在一年前的2021年春节,却是截然不同的现象。“去年(春节期间)基本上每天都是爆满的状态,拒绝的客人都足以支撑起一家门店的运营了。”熊猫回忆道。

但夏弢和他的合伙人章日轩没有熊猫那么幸运,他们满怀激情运营的“黑猫白猫推理社”(以下简称“推理社”)没有挺到2022年的春节。

一年前,“推理社”合伙人夏弢曾在《混乱剧本杀:有人能赚百万,有人只能混口饭》中对燃财经表示,因一场剧本杀展会的规模与人数让其叹为观止,便坚定的认为整个剧本杀行业充满了生机,并迅速开出了自己的剧本杀门店。

然而,从开业到关闭,夏弢他们的剧本杀门店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坚持。2021年暑假,因为周边剧本杀门店的增多、盗版剧本的风行以及疫情等影响,夏弢和他的合伙人章日轩果断决定关闭了“推理社”。

熊猫和夏弢他们的经历,代表的正是这个曾经“杀疯了”的剧本杀行业,所经历着的前所未有的“阵痛期”。

“没人知道这个‘阵痛期’有多长。”有着5年剧本杀从业经验的慕斯直言,或许熬过2022年,剧本杀就会迎来行业的规范化发展。当然,也可能2022年还没结束,这个行业就已经凉透了。

慕斯告诉燃财经,和其他从业者不同,即使是在剧本杀最为“风光”的时期,她对这个行业也是抱着一种较为悲观的态度。“很多人都将剧本杀大量关店的根本原因归结为‘疫情’。但事实上,死亡的原因可以有100种,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催熟了问题的爆发。”

1、年亏10万的坚守

90后的熊猫称得上是剧本杀行业里的一名老将,2018年,他在北京一家写字楼里开设了自己的剧本杀推理社“小府家”。

在这4年时间里,熊猫经历了剧本杀行业的大起大落,而他运营的“小府家”, 收益也从2019年的高峰期摔下神坛,虽然没有走到关门大吉的地步,但却在最近两年,以每年纯亏10万元的业绩,艰难维持。

在进入剧本杀这个行业之前,熊猫一直就职于互联网公司。2018年底,在一次跳槽的间隙,熊猫从北京来到了上海,找老朋友聚会。“当时好像是在上海待到了第三天,实在觉得没什么可以玩的了,朋友就建议说要不要去‘剧本杀’。”彼时的熊猫完全没有接触过剧本杀,便带着好奇和尝试的心态去体验了一番。

尝试之后,熊猫便彻底为剧本杀所着迷。“特别上头,我在上海的后两天几乎就是‘泡在’剧本杀店里的。”回到北京的熊猫开始迅速约朋友、组局,想一起“杀一杀”。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和我关系好的朋友中,只有一位小伙伴玩过剧本杀。”熊猫称,不仅人难约,店也不好找。熊猫所在的区域内只有一家店,这仅有的一家店,体验也极其不好。

为了满足自己想玩的欲望,熊猫快速核算了商业模式和盈利回报周期后,便开始在北京寻找合适的门面。一个月后,熊猫自己的剧本杀推理社,也就是“小府家”便开业了。

“我在职场的发展一直很顺利,每次换工作薪资基本都是以‘double’的形式往上涨,所以我当时开剧本杀店有一种‘玩票’的心理,觉得实在不行就再回去工作呗。”就是这种“玩票”的放松心态,让熊猫在这个行业里待到了现在,并成为了剧本杀行业早期的入局者以及如今的资深人士。

前期,熊猫经历过剧本杀的“黄金时代”。

2019年1月2日,一群剧本杀早期玩家来到了熊猫的店里。这群人当中有编剧、有玩家,也有从业者,他们在店里“试本儿(玩新的本子以找出本子中的一些漏洞)”,讨论行业未来的发展。渐渐地,这群人成为了熊猫的核心用户,并且在熊猫布局剧本杀发行时,成为了她的签约作者。

这一年,也成为了熊猫开店以来业绩最好的一年。

熊猫告诉燃财经,以北京为例,2019年,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自发寻找剧本杀门店,彼时,门店的数量虽有增长但还没有到达爆发的阶段。于是,供需关系让她迎来了发展的峰值。据悉,2019年峰值期间,熊猫的门店成本比利润大概是1:1.5,盈利最高的某个月,可以达到250-300%。

即使到了2020年初,也仍有很多新玩家过来尝试。“ 新玩家最多的时候,老玩家根本约不到场。因为老玩家一般都是提前一天或者当天约,最火热的那段时间,甚至必须提前5天才能约到房间。我不得不锁定一个房间,留给最核心的老用户。”

然而这种现象并没有持续太久。入局者的增多、新用户增速的降低以及疫情的影响,让这个在短短2年内迅速火起来的行业迎来了冷静期。

熊猫告诉燃财经,基本上从2020年开始到2021年结束,自己的门店就没有利润可言了。不仅没有利润,全年下来还保持着每年亏10万元的“成绩”。

“太‘卷’了。”对于行业,熊猫直言,不说其他业内众所周知的“价格卷”、“装修卷”,仅“剧本卷”,就足以让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头痛不已。

“严格来说,一个本子真正的发行流程是‘创作-修改-测试-返工’循环数次,再进入美工等制作流程,这一过程至少需要2-3月,甚至还有可能是5-6个月。但一些作者可以在一个月内就写出3个本子,更有甚者可以几天就写出一个本子,不等测试就开始销售。”

熊猫直言,很多门店在客流量不变的情况下亏钱,就是吃了本子质量差的亏。“不过到了2021年下半年这样的问题就已经很少了。”

“卷不动了。”熊猫告知燃财经,在各种“内卷”下,如今推理社的成本越来越高,再加上受疫情影响,客源受限,在2020年前5个月中,基本有4个月没有营业,仅房租就支付了近10万元。“两年亏了20万元,都是靠做发行赚的钱来补贴门店。”

但熊猫也心知肚明,疫情影响下的关门,只是剧本杀行业问题爆发的催化剂。“就算没有疫情,或早或晚剧本杀也会暴露出如今的问题:疯狂开关店以及剧本发行方的内卷。”

2、迅速离场,及时止损

熊猫是仍在坚守的那一位,但章日轩和夏弢已经选择了退出,而这,距离他们杀入剧本杀这个行业不足一年。

2020年国庆节,在北京工作的夏弢回安徽老家无为市过节。也是在这个假期,夏弢与自己的高中同学、日后的剧本杀合伙人章日轩无意间聊到了剧本杀生意。

章日轩告诉燃财经,当时俩人一拍即合。“敲定了想法之后,我便开始在芜湖寻找门面。2020年10月底确定了地址开始装修。11月20日‘黑猫白猫推理社’就开始开门营业了。”

然而,“推理社”的生命周期就如同它的筹备期一样迅速。2021年暑假,还未满周岁的“推理社”就走向了闭店的命运。

“芜湖是安徽的第二大的城市。当时选择这里,一方面是因为离我和夏弢的老家无为比较近,更为重要的还是这里大学生比较多,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和消费能力都比较强,而剧本杀对于他们来说,刚好是一种相对新颖的娱乐模式,最终便定下了芜湖大学城附近。”

燃财经了解到,尽管在开店的时候,芜湖市中心的剧本杀店已经基本处于饱和状态,且几家规模较大的门店生意也比较火爆,但“推理社”还是凭借自己的专业度收获了一大批学生粉丝。

但这种乐观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2021年暑假,恰逢交房租的时间节点,学生减少,疫情卷土。再加上彼时刚好是剧本杀行业疯狂发展的时期,新店接连开张,这让坐落于大学城写字楼里且依托于学生党的“推理社”顾客骤减。

祸不单行,几乎同一时间,章日轩在老家的少儿艺术培训机构也遇到了难题。

“果断关门”和“及时止损”便成为了章日轩和夏弢赋予“推理社”最后的退路。

章日轩直言,“推理社”在运营的过程中,最大的压力则是来自于房租。房租基本上占据了全部成本的50%甚至更多,其余成本则是人员和剧本采买。

燃财经了解到,章日轩和爱人在负责“推理社”的日常运营时,既是老板又是DM,经常会两个人分别“带本”,这一定程度上给“推理社”节省了大量人员方面的开支。

剧本采买方面,“推理社”属于理性派。夏弢曾对燃财经分析过,“推理社”只在开店之初的准备阶段,一次性采购了50个本子,花费了大概两三万元。之后平均每个月上新剧本5个左右,如遇有重大节假日,则会在当月增加到10个左右。

“疫情无疑让门店的生存环境变得艰难,但不规范且盲目的行业竞争或许才是真正让门店走向‘死亡’的根本。”章日轩如是说道。

章日轩对燃财经表示,用“内卷”来形容剧本杀行业再适合不过。不少新店家通过抖音、美团等渠道进行低价营销,即“29.9元”、“19.9元”甚至“9.9元”就可以玩一场。如果是整车玩家一起来还可以再打折。但与此同时,店家对DM的要求却越来越高,情感演绎本受众激增。

章日轩口中不规范的行业竞争,便包括盗版猖獗的剧本,而采买盗版剧本的门店在业内被称为“盗版店”。“据我了解,大学城所在区域附近没有太多正版店家。和‘推理社’同期运营的剧本杀门店几乎都是盗版店,就连附近最大的也是生意最好的门店都是盗版门店。”

回忆起“推理社”短暂的“一生”,章日轩表示,印象最深刻的一天,一定是2020年到2021年的跨年。“那天我和夏弢一起,和很多喜欢剧本杀的小伙伴一起玩了一个通宵,店里长时间满桌,不仅气氛火热,而且很多玩家都夸‘推理社’的DM专业。”

不过,虽然“推理社”已经退出剧本杀的撒杀,但也收获了很多回头客,交到了很多即使关店也还在联系的朋友。

3、“疯狂卷”和“穷热闹”

在熊猫看来,剧本杀已经不再是好生意,在历经了近两年的“撒杀”后,能坚守的已经不多。

慕斯的观点和熊猫不谋而合。

慕斯对燃财经表示,2019年是剧本杀用户增速的开始,到了2020年剧本杀用户的增速率达到峰值,之后便呈现下降的趋势。

但是剧本杀门店的数量却与此并不完全同步。2019年,玩家增速上升的同时,门店数量并没有跟上,因此便出现了早期入局者在此时“赚了一笔”的现象。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现象,一些想赚快钱的人在开始疯狂入局,剧本杀门店的数量在此时出现了井喷。

如慕斯所说,2020年12月29日,央视财经在微博中发布消息称,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市场快速增长,达110.5亿元,是2018年的2倍。美团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2020年,线下剧本杀门店数量分别为2400家、1.2万家和3万家。到了2021年4月,这一数字已经突破4.5万家。

“然而,很多新晋玩家就是图个热闹,拿着钱进入行业搅局。”熊猫直言,就其了解到的情况,2020年到2021年,很多并不了解剧本杀也根本没有玩过剧本杀的人都来开店,而为了可以吸引到玩家,这些人不惜花费几十万元甚至近百万元的开支在装修上。

实际上,剧本杀行业的内卷除了用高大上的装修来吸引玩家的“装修卷”之外,还包括“价格卷”、“剧本卷”甚至发行方的“内卷”。

“低价确实吸引了一批消费者,但都是质量不太高的初次玩家。这些用户大多数都是抱着‘试一试’或者‘占便宜’的心态,永远不可能接受玩一场剧本杀100多元的价格。”熊猫告诉燃财经,因为“小府家”重社群运营,当时便没有参与其中,但很多同行参与之后,不仅没得到复购的消费者,还收到了很多差评。

而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抢夺“独家本”也成了门店之间内卷的表现之一。

“正常情况下,相较于盒装本来说,独家本(即一个本子只有一个城市一家门店拥有)的体验会更好,但价格也会更高。”慕斯透露,也正是因为这样,在2020年到2021年,“独家本”成为了一种很重要的营销手段。而门店为了抢夺独家本不惜不断抬高价格,其直接导致的便是剧本的质量明显下滑,以及发行圈人数的激增。、

熊猫对此有着很直观的感受。“读剧本的时间都没有。因为你一旦犹豫,这个本子就被抢光了,只能闭眼盲入,当然也踩雷无数。”熊猫告诉燃财经,在“独家本”最为疯狂的时期,店家根本没有时间去筛选剧本。

之后在店家们自发协商后的要求下,出现了一个独家本开始劈成多个本卖的情况。熊猫举例表示,如一个5000元独家本,劈成3个2000元的本子,如此一来,店家成本就变低了,发行利润则变高了。

“大家都尝到了甜头,‘一城三限’时代也就此来临(即限定本)。”熊猫表示,2021年以来,又变成了大城市5限或10限,甚至一个区3限的情况。剧本杀时长,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进行动态自我调节,发展成为了目前的样子。

“限定本”因此成为了一部分发行方和作者赚快钱的秘籍。但随着涌进发行端的人越来越多,“限定本”的数量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在这一背景下,剧本的质量开始有所提升,但发行端的“内卷”便由此而生。

慕斯透露,现阶段剧本杀行业最卷的并不是门店而是发行。“基本上开店半年以上的店,或多或少都在做发行这件事情。”慕斯回忆表示,2019年大概每2-3个月才会有一次剧本杀展会,参加展会的发行方也不过几十家。2020年开始,剧本杀展会开始明显增多,到了2021年,曾经一度出现同一时间会有3个左右的城市在开剧本杀展会,而每个展会上都有几十家发行和几百个剧本。

章日轩表示,为了吸引更多的门店老板来到展会,展会主办方也是给出了“送住宿、包路费”的诱惑。“真算的上是整个行业自上而下都在拼命内卷。”

慕斯补充道,除此之外,外界给予这个行业的过度关注、大厂的入局,也进一步催生了行业泡沫的不断增大。随着疫情的影响以及用户热度的下降,留给盲目入局者的就只有关店的结局。

如慕斯所说,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2021年,爱奇艺、芒果TV、优酷、虎牙等长视频平台均储备了多档以剧本杀为蓝本的综艺节目,这也让2021年顺利成为了所谓的“剧本杀元年”。

一位剧本杀业内人士对燃财经透露,爱奇艺自筹备自制剧本杀综艺以来,便一直在不断和发行方联系。优酷不但有“优酷杀”甚至还主办过一次线上展会。与此同时,该业内人士还透露,字节跳动也有了一些写手,但目前还是内部信息没有得到确认。

中泰证券研究所预测,2023年剧本杀市场规模为285-566亿元区间,至2030年可达到471-1566亿元区间。

但慕斯却直言,“其实剧本杀是个很‘穷’的行业,整个行业能拿到8位数投资的少之又少。偏平台方可能还会相对好一些,门店和发行就更少,基本都是个人投资,投资金额大多在10-100万元之间。”

从多位剧本杀从业者亦向燃财经表示,不管是疫情也好还是“内卷”也罢,都不是现阶段剧本杀行业最大的问题,最值得从业者关注的应该是“行业正规化”和“剧本发行的版号问题”。

这也直接决定了剧本杀行业的未来。

文中慕斯、熊猫以及剧本杀门店‘小府家’均为化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