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卖小白鼠”年收入近4亿,这家公司即将收获一个IPO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97字)

2022-04-12 “卖小白鼠”年收入近4亿,这家公司即将收获一个IPO

来源:药康生物官网
四年内实现营业收入超9亿元。

【直通IPO(微信:zhitongIPO)北京】4月12日报道(文/韩文静)

4月12日,江苏集萃药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药康生物”)开启申购,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50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为12.20%,发行价22.53元/股。

药康生物成立于2017年,专注于实验动物小鼠模型的研发、生产、销售。通俗来讲,模型动物就是用来代替人体做研究的实验动物,其中小鼠被认为是最重要的模式动物。

这门看似简单的养“鼠”生意,让公司在四年内实现营业收入超9亿元,并获得了红杉中国、云峰基金、高瓴创投、摩根士丹利等知名机构的加持。

药康生物表示,上市之后的募集资金将用于模式动物小鼠研发繁育一体化基地建设,以及真实世界动物模型研发及转化平台建设。

卖小白鼠收入9亿,毛利率高达80%

近年来,创新药研发发展迅速,而药物发现阶段和临床前阶段的研究主要在实验动物模型身上完成,这也拉动了上游实验动物模型市场规模的扩大。

药康生物最近一年小鼠模型销售数量约60万只,主要涉及可用于肿瘤药效研究的免疫缺陷小鼠、人源化小鼠以及糖尿病、动脉粥样硬化、老年痴呆等小鼠疾病模型。其中最贵的斑点鼠平均售价过万,最便宜的基础品系小鼠单只平均售价在60元左右。

成立5年,药康生物就获得了四轮融资。最近一轮是在2020年9月,药康生物完成4亿元Pre-IPO轮融资,高瓴创投领投,云锋基金、红杉资本等基金共同参与投资。

IPO前,杭州鼎晖持股6.2696%、高瓴旗下的珠海荀恒持股3.4853%、云峰基金旗下的上海曜萃持有2.3236%,红杉安辰持股1.2750%。

招股书显示在2018-2021 年,药康生物实现营业收入5329.06万元、1.93亿元、2.62亿元以及3.94亿元。同期,实现归母净利润-602.27万元、3,474.42万元、7,643.35万元以及1.25亿元。

目前,公司的业务主要包括商品化小鼠模型销售业务、模型定制业务、定制繁育业务、功能药效业务、以及代理进出口及其他业务。

其中,商品化小鼠模型销售业务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包括斑点鼠、免疫缺陷小鼠模型、人源化小鼠模型、疾病小鼠模型与基础品系小鼠等模型。

报告期内,商品化小鼠模型销售业务分别给公司贡献了3292.62万元、9526.84万元、1.53亿元及1.09亿元的收入,在各期营业收入中占比分别为61.79%、49.88%、58.59%及61.54%。

报告期内,商品化小鼠模型销售毛利率分别为76.73%、79.37%、85.01%和81.03%。

对此公司解释称,其商品化小鼠模型销售业务主要投入体现在前期研发阶段的创制开发,相关费用计入研发费用,研发完成形成品系后通常以活体保种或者冷冻遗传物质形式保存,后续饲养繁育成本相对较低,故毛利率水平较高。

公司商品化小鼠模型均采用直销形式,直接面向终端客户,包括高校、医院等科研客户以及创新药企、CRO 研发企业等工业客户。

这几年,创新药一直都位于黄金赛道,处于医药研发上游的动物模型企业,迎来了上市窗口期。与药康生物同赛道的南模生物、百奥赛图也在谋求上市。

其中,南模生物在去年年底登陆科创板,百奥赛图也在终止了科创板上市辅导后,于今年3月向港交所递表,谋求在港股上市。

相较于南模生物50%左右的主营业务毛利率以及百奥赛图的60%-70%的毛利率,集萃药康主营业务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

根据 Frost & Sullivan 统计,2019 年中国实验小鼠产品及服务市场中,维通利华系 Charles River 在中国的子公司,业务收入规模为 2.2 亿元人民币,市场占比为 7.7%,居于首位,业务类型主要为成品小鼠销售。2019 年药康生物业务收入规模约为1.9 亿元人民币,市场占比为 6.7%,居于第二。

截至招股意向书签署日,创始人高翔通过控股股东南京老岩、南京溪岩、南京谷岩、南京星岩间接合计持有公司38.0576%的股份。此外,高翔还担任南京老岩、南京溪岩、南京星岩和南京谷岩的执行事务合伙人。综上,高翔合计控制发行人 57.2414%的股份表决权。

频遭交易所问询,业绩依赖政府补助

从南京大学硕士毕业的高翔,后来又去美国费城攻读发育生物学与解剖学博士,2000年学成回国后,高翔回到母校南京大学担任教授,期间参与组建南京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和生物研究院。

2017年,高翔和南京大学其他几位博士成立了药康生物,并担任董事长。2018年,南京大学生物研究院关停,药康生物承接了生物研究院的员工、设备资产、客户资源,以及2612个小鼠品系和相关知识产权。

药康生物高管队伍与南京大学关系紧密,也引起了上交所的注意。有关南京大学之间如何保证独立性的拷问,始终盘旋在药康生物上空。

去年年底,科创板上市委要求集萃药康说明:高翔目前是否在南京大学从事模式动物方面的研发工作,除高翔外,公司其他人员是否存在类似情形,若存在,针对该等情形避免利益冲突的措施。

对此药康生物回复称,高翔系南京大学教授,南京大学在2018年6月5日召开的南京大学党委常委会会议中知悉并支持高翔兼职创业事宜。同时,根据南京大学校长办公会议纪要,会议原则同意高翔离岗创业,但仍需保留教职关系在南京大学,高翔当前工作重心已由南京大学转移至公司处。

此外,药康生物回复交易所问询前后的矛盾也引起了注意。

招股书显示,药康生物只用0.17亿元收购了南京大学的资产,但该公司在提交科创板IPO的前两个月,高翔却以“无偿捐赠”的形式来自愿提高彼时的收购价格。

高翔曾承诺,向生物研究院以分期支付的方式捐赠0.53亿元的现金,同时还将向南京大学捐赠0.1亿元的现金以及其所持有集萃药康价值不低于0.25亿元的2%原始股,合计捐赠金额达0.88亿元。

交易所要求集萃药康补充披露“持有原始股的 2%股份收益的具体含义和计算方法,高翔尚未捐赠该笔款项,而将其确认资本公积和商誉的合理性”。

对此集萃药康表示,针对上述高翔自愿捐赠其个人持有公司原始股的 2%股份收益给南京大学,虽尚未支付款项,但根据协议约定高翔“负有明确支付义务”。

交易所第二次问询时指出“请发行人分别说明高翔自愿提高小鼠品系收购价格、向南京大学捐赠行为构成高翔本人对于集萃药康的股东捐赠行为的依据和理由。”。

然而在第二次回复问询时,药康生物却表示高翔的捐赠行为不再与公司的历史收购关系相绑定。针对两次问询,药康生物回复不一。

此外,药康生物还较依赖于政府补助报告期内,公司确认为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 955.00 万元、2,190.80万元、3,734.89 万元和 800.15 万元,累计金额占报告期内利润总额的比重为40.65%。若公司不能持续获得政府补助,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根据 Frost & Sullivan 统计,2019 年中国实验小鼠产品和服务市场规模为28 亿元,目前来看药康生物所处的细分市场规模相对较小,行业发展不及预期也有可能导致其发展空间受限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大部分动物模型公司带着科研基因,销售面较窄。上市后的药康生物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猎云网将持续关注。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