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逆行”物流人:打地铺、住车上,一个月不敢回家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4506字)

2022-04-21 “逆行”物流人:打地铺、住车上,一个月不敢回家

来源:受访者供图
他们不是上海人,却爱着这座城。

【猎云网(微信:ilieyun)上海】4月21日报道(文/蛋总)

“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下午2点半连线物流司机胡祥时,四通电话无人接听。“他可能在送货吧,这段时间的确比较忙。”后台的同事无奈地表示。过了些许好久,师傅表示在路边停车打了个盹,没想到就睡过头了。

从3月末开始,胡祥就迅速加入了增援浦东的队伍,而现在他的车则是奔跑在浦西100多个前置仓和大仓之间。

这是胡祥住在车上的第23天,这23天以来,他每天都是下午4点多出发,一直送货到第二天早上8点。通宵作业已经成为疫情下的常态,车就是他的家,驾驶室的座椅、配上一床被子和一个枕头,则是他的床。

睡醒后,他就在附近的公用卫生间简单洗漱一下,一脚油门就可以开到大仓。除了上卫生间和做核酸检测,胡祥其他的生活都在车上解决。“空间小,但是心安。我也好想回家睡觉,但是进了小区第二天能不能出来就是问题。少了一个人,就少了一辆车。”

在上海的抗疫一线上,胡祥并不是一个人。从物流司机到配送小哥,正有成千上万的人涌向上海,一路增援,将物流的断点难点相连接,为居民输送各类生活物资。他们不是上海人,却爱着这座城。

增援浦东、通宵送货,我在车上住了一个月

叮咚买菜物流司机 胡祥

疫情刚开始爆发的时候,上海也没封区,我能感觉到的是货量从三月初开始在逐步增加,但依然是正常配送。

到3月20日左右,开始陆续发现很多小区一直在说买不到菜,物价也在上涨。到三月底,从浦东开始封区,我就发现局势不对,那个时候我们去浦东支援都是直接往小区里送,直觉告诉我:这次不一般。

3月29日,浦东封区消息一出,我们外部的物流力量就马上跑去增援。公司是没有硬性要求,但大部分同事还是参与了。当时我们对于疫情情况也没有特别多的了解。

刚封的时候,我们进入浦东,路上都会有设点检查通行证和48小时核酸报告。一开始,核酸报告都是6小时可以出结果,慢慢地就变成8-12小时才可以出结果,可能是机构需要检测的人增多了,这些报告出来时间变慢。

从那时开始,我们去浦东支援就必须要做核酸,不做就进不去,这些检测刚开始都是非必要的,通行证相对不是很难,因为主要公司帮忙申请。

3月30日,因为核酸报告没有及时出来,我都没法回浦西,车停在路边,从早上9点等到晚上9点,才出了浦东。当时我们全力支援浦东,是从浦西这边直接拉货往浦东走,虽然那时候浦东也有仓库,但是仓内菜量以及车量根本无法满足骤增的货物需求,所以我们只有从浦西这边,直接送到浦东,再回浦西。

而且此前我们核酸一天一做,公司会组织物流人员和仓库分拣员每天早上9点集合排队做合作,再装车发车。核酸必须每天都做,不然可能报告结果就会跟不上送货的出发时间。疫情严重之后,我们物流司机就和仓库分拣员分开做核酸,我们必须前往医院做,自费28元一次,出结果相对快一些,公司后续也会进行补贴。

每天我都会根据第二天送货时间,提前12小时去医院做核酸。现在都是晚上配送,晚上医院人很少,大部分人都封控在家,所以排队一般也只需要20分钟左右。

当时公司集采了一批30多万份的保供套餐,从3月29日送到3月31日,分别在辰塔仓、浦东和浙江大仓加工生产完成。我最多一次单天从浦西到浦东单趟就开了100多次,每车960份物资。

但这些数量还远远不够,商超跟其他生鲜电商也会承接一些保供套餐。

最明显的变化是疫情当下,我们物流司机不装车、不卸货,到了仓库会有专门的人装车,到门店卸货也有专人负责。我们除了在加油站上洗手间外,其余时间吃喝睡全部待在车上解决。

我本来就一个人住在上海,如果回小区睡就担心第二天从小区里出不来了,在车上反而觉得心安。家里面对我这种现况很心疼,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上海市现在疫情这么严重,自己斟酌看,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休息。

我说没事,如果是整个上海做物流的都想打退堂鼓,那不是更麻烦。

我做一行这么久,其实也了解物流在一个城市的重要性。疫情这么严重,如果物流全部停掉,肯定很多人会吃不上东西。我既然做了这一行这么多年,就想在这个时候出点力。

货车停在大仓出货口陆续开始装载货物

之前我们配送都是白天8:30一车,下午4:30一车,晚上8:30一车。现在白天不配送,都是晚上配送,有货就发,基本没有规律,从4月1日开始一般就从下午5点开始一直送货到早上7-8点。

现在我们的活动范围就是一个驾驶室,今天的任务完成,就把车子停在路边,然后睡觉,可能也就这时候车门才能打开,因为我们现在无论是进仓库,还是全城配送到门店,外部都有专人负责。

虽然挺苦的,但是目前很少看到有司机包括我自己想打退堂鼓,因为疫情或者怕感染就逃跑。但是像我们这样的司机,天天被关在驾驶室内,也不是完全没有风险。

我有个在其他平台做物流的朋友,前几天打电话说,“我阳了,你也注意一下。”他当时就留在车上隔离,方舱也没去,目前转阴也依然在车上观察,每两天都会有人来给他做核酸和抗原检测。送货是肯定不能送了,工作只能暂停。

像我们现在的物流司机,就是一个有家不能回的状态,不要说阳性与否,我们都要尽量避免与外界的接触,不能给别人的小区或者自己的小区、公司的仓库带去风险。

所以这近一个月来待在车上生活,不是说有公司或者政策来限制我的行为,而是我们内心想去执行的一个策略。

清晨,叮咚买菜辰塔仓附近的一条路上停满了过夜的货车,司机大多都睡在里面

住在车上很方便,配送完了回小区了第二天小区封了出不来怎么办,人在里面车子就动不了,物资就少了一个人送。

但是朋友变阳说实话对我还是有一点触动。我一开始给浦东做增援,很简单地想给自己做好防护、给车子消毒、减少接触就可以了。但是我们已经做到这样,却依然有变阳的可能。我一时间是有那种不安的情绪油然而生,但是就此退缩,我并没有,这个感觉可以说是消散得很快。

作为物流司机来说,我觉得只要大家团结一致,疫情并没有那么可怕,最大的难点就是工作量增加、日常生活规律被打断,其他的就是做好本职工作:安全把物资送到该送的地方。

外界说我们做物流这段时间赚大发了,我感觉这个说法不太真实。驾驶员、快递小哥工资是有上调的,但没有外界说得这么夸张。我们现在属于一线,在前期工作基础上相应会加一些工资。而且我身边也没有突然收入增长的物流朋友。

在疫情下干物流这件事,我就是想尽自己一份力,不是说因为工资高如何,我甚至都不会去四处打探。我们天天待在车里,都是无接触状态。坐车上,偶尔会特别思念在外地的家人,那种感情还在我的可控范围内。

其实这段时间下来,我还是能感觉到上海在变好,最开始封区物流都跟不上,很多朋友都从小区里打电话给我,问能不能通过一些渠道,从门店送点东西到小区,他们实在是饿得不行。

现在物资紧缺的情况有所改善,最起码团购等可以解决温饱问题。但是工作量并没有减少,物流人员增多之后,随着每家每户能吃上东西,他们的需求也变多,我们需要送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我看新闻,我住的小区从19日开始居家隔离7天无症状,小区就可以解封。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月底之前能回一次家,到这个月月底我就1个多月没回家过了。

一天开车17小时、每天400公里,只为不断“奶”

饿了么上海全城送司机 钟海南

这几天我基本上都在车上度过,一天在车上16、7个小时。太忙了我就住在车里,后备厢里有被子,能回家就尽量赶回去。

3月底,饿了么在上海推出“应急特需”服务,想尽力帮忙解决一些市民特殊的、最紧急的需求。这些需求里面,两成多是婴幼儿的奶粉、尿不湿等。我想,大人的需求还可以等,但刚出生宝宝的口粮不能断。当队里准备专门推出“宝宝关爱专车”,我第一个报了名。

当时队长提醒过我,可能要住在车里。但我是退伍兵,吃这点苦不算什么。我来上海快一年了,既然我生活在上海,也应该为上海做点什么。

前期准备中,除了办车辆通行证,最紧张的其实是这些东西要去哪里买。网上奶粉和尿不湿抢不到,宝妈才来找我们。听说同事们开动了各种资源找货,但还是挺难的。因为这个时侯商家不愁卖,但又要人家承诺不涨价,这需要商家老板愿意奉献。

另外,不同宝宝对奶粉有不同的品牌需求,也只有那种大母婴店合适。再就是,封控条件下,这家店还得愿意优先配送急单。最后找了好久,“孩子王”愿意全力支持。

4月3号早上6点多,我就到商家取货,一直送到了凌晨1点多。当天知道这个事情的人并不多,第一次跑,流程和我们平时送单完全不一样。第二天,一位宝妈发微博,说自己不论是人和办法都想了,依然买不到奶粉。最后,送到的时候她瞬间“破防”。也正是这条微博让我们的奶粉订单一下子爆了。

现在每天,我早上8点多排队做核酸,10点出发,到店装车是11点,然后开始一直送。4月6号那天送到了第二天凌晨3点。我挺过意不去,让宝妈一直等我到这么晚,但很感恩她们都表示理解。有一次一个宝妈隔着护栏,专门给我拿了饼干和两瓶水,说“你辛苦了,谢谢你”,我真的特别感动。

其实,那天我基本没怎么吃东西,一忙起来就忘了。我说我不能要,这时候大家物资都挺紧张的。她把东西放下,就走了。

我们每天能送的量也有限,现在每开一段路就面临查证、查核酸的情况下,一天20多份,我多半要送到凌晨后半夜。因为这些订单非常分散,各个区都有,有青浦的,有松江的,有临港的……对上海这样的超大城市来说,距离非常远,期间还要规划路线、和宝妈们联系。有时候可能宝妈们在照顾孩子联系不上,有时订单会有更改等等。

比如,4月6号,最后一单就走了60多公里,用了3个多小时。这个单子在临港滴水湖附近,一是远,二是一路上会有很多检查,核查通行证和核酸证明等,大概查了差不多14遍,送到时已是凌晨1点多了。

有一次路上车辆抛锚,我在马路上步行了四五公里,回来路上遇到志愿者帮忙才搭上了电。商场的进出很严,经常会有各种变化,再加上运力紧张,如果有更多骑手、快递员能在做好核酸检测、防控措施的情况下出来给市民送货,就可以满足更多需求,不仅仅是紧急需求。

驿站停了人不停,我打地铺送菜

菜鸟驿站站长 刘凯宇

作为张江大学城菜鸟驿站的站长,我最近的身份是物资配送员,现在都在驿站打地铺睡觉。

3月底,当看到周边的复旦大学和上海中医药大学开始加强管理,小区阿姨开始不约而同冲进超市采买生活物资,驿站里的包裹量在不断减少,我就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太妙。3月28日,在收到了驿站暂停营业的通知,生活正式被按下暂停键。

和我一样,北蔡开菜鸟驿站的朋友也进入停业状态。小区出现确诊病例被封锁,朋友和驿站工作人员就为小区提供物资采购和配送。想着既然闲着,不如发挥点余力。我便带上驿站两个同事,转身去了北蔡。

但采购物资这事,大家都是第一次做,谁也没有经验。晚上批发市场关门了,我们就自己开车去找能买的地方。通过超市老板,一行人找到了鸡蛋货源,帮两个小区采购上了鸡蛋。

小区门口送物资

第一天,当240板虫草蛋被居民抢完后,我发了条朋友圈,随着零星留言的出现,不少以前添加的客户开始给我私信留言,咨询能否给他们小区也送物资。于是,我便拉了微信群,让有需要的人在群里接力需求。

600板等于18000个鸡蛋,够一人吃70年,也是我们最多一天配送的数量。第一天600板,第二天200板,第三天100板……200箱,3000板,90000个鸡蛋,在9天内全部送到居民手上。

随着我们手上的鸡蛋需求在减少,居民的物资变得充裕,但身上的责任也随之更大。微信群的人数越来越多,从开始的个位数到现在的14个群、1600人,覆盖浦东张江镇和北蔡镇的16个小区。

从鸡蛋到水果,再到蔬菜包,居民需要的物资也在变多。我们变着法子找渠道,疫情下车辆进不了市区,运水果的车都停在外环高速附近。于是每晚8、9点,我们就到高速附近的仓库批发水果;听说批发市场蔬菜最充裕,每天早上7、8点,我们又开车去批发市场采购、分拣、将蔬菜打包装上车。

蔬菜装车配送

不能营业的菜鸟驿站更是变身物资临时储存点,堆放批发来的200箱鸡蛋。每天的物资采购结束,我们也会先运到驿站,再根据用户需求做分发整理。

此时,驿站的快递面单打印机也派上用场。每天,帮住户搭配好鸡蛋、水果和蔬菜包后,就将面单打印贴在整理好的袋子上,再装上快递货车上,给张江和周边镇的16个小区住户送过去。

90000个鸡蛋、3000斤水果、3000斤蔬菜,这是过去10天我们送到的物资数量。但随着疫情形势愈加严峻,也有小伙伴测出了阳性被带去隔离,那一刻我属实有点害怕。但我心里清楚,上海不缺物资,真正缺的是能运输采购物资的人。要是不做,我不知道这14个群的住户该怎么办。

我当时问同事们,“还继续吗?”大家都没说话。只要疫情没解封,我们就继续做,我想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答案。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