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后疫情时代的囤货焦虑:“我一个月花上万买猫罐头”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9分钟(3552字)

2022-04-21 后疫情时代的囤货焦虑:“我一个月花上万买猫罐头”

来源:壹图网
宠物团购如何上演宫斗大戏?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剁椒TMT(ID:ylwanjia),作者:妙啊。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才接触海淘不到一个月,我已经在买猫罐头、餐包、餐盒上花了一多万多。”册册说。

在宠物食品界,有一条鄙视链,国产宠物食品处于鄙视链的最底端,精细养猫的群体大多都会选择进口食品。

不过近一年多来,GO、纽翠斯、nulo、爱肯拿等一批进口猫粮的接连翻车,导致猫咪生病,让“铲屎官”们陷入焦虑,不少养猫人士开始加大喂罐头的比重。最近上海爆发疫情后,看到上海不少宠物家庭都出现了断粮,一些宠主们的囤货焦虑进一步加重。

册册就是在这节点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团购海淘大军。“虽然家里还有一百多只罐头,但是想想如果疫情爆发,不知道要被封多久,还是多囤点为妙。”

尽管天猫国际等跨境平台并不缺进口罐头,但品牌产地相对局限,大多是巅峰、k9等新西兰罐,而一批更加挑剔的宠主们,盯上了海淘预售的德国罐头。

他们在“团长”的带领下,通过微信群里拼团呀、快团团等团购小程序拼团海淘。正如疫情期间上海居民的社群团购一般,对于“精致养宠”一族而言,拼团海淘,早已成为他们购买高端进口罐头的主要渠道。

然而,疫情叠加俄乌战事,欧洲肉供应紧缺,罐头产量也开始下降。

加入海淘的一个多月来,册册发现,拼团海淘堪比“甄嬛传”:价格暴涨、流团、到货遥遥无期、买罐头需配货,团长之间还会互相举报,在群里揪卧底,已经砸进去一万多的册册,开始考虑要不要把海淘的期货转出去。

“猫粮翻车后,我一个月买罐头花了上万”

“我就在养猫的第一个月喂过国产粮,之后就开始喂进口粮了。”册册说。

最开始养猫时,册册还对猫粮一无所知,几乎所有的猫咪用品都是从养猫的同事那里种草。加入豆瓣爱猫生活小组后,“才算是终于入门怎么养猫。”

豆瓣爱猫小组是提倡科学养猫的社群,册册的养猫知识也大多来源于此。

在国内,猫粮的生产标准主要依照2014年发布的“GB/T 31217-2014 全价宠物食品(猫粮)”,不过“GB/T ”是推荐性标准,而非强制性标准。也就是说,企业是否按照国家标准生产全靠自觉。不时爆出的偷工减料、成分虚标、添加诱食剂等问题,让不少宠主开始转而寻求进口猫粮。

册册参考组里最火的猫粮测评表,下单了表中蛋白质含量较高的一档进口粮“渴望”。吃了一年,册册又开始担心,猫粮经常翻车,把赌注压在一种猫粮上风险太大。果不其然,在换粮不久后,跟渴望同厂的“爱肯拿”就出事了,不少宠主发现猫咪吃了爱肯拿后呕吐、便血。

“刚换的百利高蛋白虽然成分好,但是经常生虫,我这次运气好没买到生虫的,难保下次也能安全下车。”

“生骨肉/熟自制>全冻干>全罐>猫粮”,在科学养猫群体中,流传着这样一条营养价值排序。从喂养成本来说,生骨肉和熟自制是最低的,也是最有营养的,但是要自己切肉、分装、加营养添加剂,耗时耗力。冻干成本最高,其次是罐头。

猫粮屡次翻车后,思虑再三,册册打算,开始转全罐喂养。“虽然喂养成本高了,但是罐头的种类丰富,每天都吃不同的罐头,风险也更低。”

今年3月,阴差阳错之下,册册在豆瓣爱猫小组加了一个团长的微信,便加入了浩浩荡荡的团购大军。

“一开始我只是想着少买点罐头,尽量口味丰富一些,看看家里的猫喜欢什么就再回购。渐渐地我发现有些罐头、餐盒或餐包特别受热捧,每次团长开团,大家都一抢而光,想必适口性不错,每次看到价格不错的团,就忍不住冲了。团长们都说下半年还会涨价,也想趁着便宜多囤点。”

冲着冲着,册册感觉自己冲过头了。最开始册册的预算是两千,一个月下来,她惊觉,已经跟了二十多个团,几乎花出去了一万多。

头脑发热冲了一个月后,册册开始陷入恐慌。

册册反思,之所以买这么多罐头、餐盒、餐包,一方面是在加了大大小小二十个团购群后,看到大家每次抢着买,就容易被带进这种哄抢的情绪里,甚至会出现攀比心理,“我家猫都是当孩子养的,看到别人买就觉得别人家孩子能吃到的,我家孩子也要尝尝。”

另一方面,恰好上海疫情爆发,册册看到许多宠物断粮的求助信息,自己也开始陷入了囤货焦虑,担心自己所在的城市如果爆发疫情,家里的余粮支撑不了太久,便开始了大批量的囤货。

不过当初加入团购群的时候,大多数团购到货时间写的都是4-8周,如今5周过去,不少团购却没有一点动静,甚至有团长通知“目前因为疫情原因物流无限延期。”

3个月涨价一半,罐头仍被一抢而空

“我急死了,每个团都压进去十几万,却没有一个团到的,压力好大。”还是在校大学生的兔兔,今年刚开始做团购团长,本来她只是想赚个外快,没想到上海疫情突然爆发,货全都卡在路上了。

今年以来,宠物食品团涌入了一批新团长。据兔兔介绍,团长们开团购,货源主要有两个渠道,一个是从品牌授权的代理商处拿货,另一个是直接从国外海淘,不过大多数海淘也并非团长自己去联系,而是有一个大的“海淘头子”。

团长开团统计好品牌和数量后,报给“海淘头子”统一进货,同时“海淘头子”也会向团长实时更新海淘物流信息。

“我被海淘坑惨了。”兔兔说,“以前海淘的周期都挺稳定的,加上清关的时间也就是几周,不过从上海疫情爆发开始,海淘几乎停滞了。”

兔兔的海淘大都是走上海海关,但是疫情管控后,由于人手不足,上海海关积压了大批货物,并且国际货物到上海后,还需静置15天。数据显示,3月底以来,货物在上海海关放行后的实际提离比例不足50%。

到了约定时限,宠主们还没收到货,并且兔兔也无法确定到货时间,引发了宠主们的焦虑,一大批宠主开始申请退款。

牧胖就是退货宠主的一员,她甚至有去年预定的罐头,直到现在还没收到货,拖了半年,牧胖被拖怕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参团到现在,牧胖目前已经买了近两万的宠物食品。这些团的付款方式主要分为三种:意向团、定金团和全款团。

因为不需要手续费,大多数团长开团用的都是小程序“拼团呀”,在开团时,小程序里会注明团购的商品、价格、支付方式、到货时间等等信息,宠主们可以自己选择想要的商品、数量并下单。下单后如需支付,可以扫小程序中团长们上传的微信或支付宝的收款二维码。

不过最近上海疫情后,拼多多旗下的“快团团”因为免佣金,一些团长也开始用起来快团团,相对于“拼团呀”,快团团的支付更加便捷,宠主下单后就能直接支付,免去了转账的麻烦。

所谓意向团,就是宠主们下单后暂不付款,待货品确定可以到手或者快到国内时等团长通知再付。定金团顾名思义,在下单时要支付一定比例的定金,新团的定金比例通常低一些,在5%-20%不等,一些已经做出声誉的团长,定金比例能达到50%。

全款团,就是在下单时,直接全款支付,这种风险也最大。

目前这些团购平台都有一个问题,就是都直款支付。不论是“拼团呀”的微信、支付宝转账,还是在“快团团”平台支付,都是转账后就直接到了团长的账户,一旦团长跑路,这笔钱就很难再追回。团长们因为希望尽早回款,也不愿意走淘宝、拼多多、闲鱼等第三方支付。

花了大笔钱,跟了这么多团,在疫情的影响下却都收不到,牧胖决定,之后再也不跟海淘团了。

劝退牧胖的,还有疯长的罐头价格。“今年年初,兔味的满满罐头我17.5元就买到,现在有团长卖25块,还被一抢而空。”

宠物团购如何上演宫斗大戏?

接触宠物食品团购这一个多月来,册册“大开眼界”,仿佛进入了一个蛮荒商业世界。

最让册册感到离谱的,莫过于“配货”机制。

一些热门的罐头口味仿佛硬通货,只要有团长卖现货,不管价格多离谱,几乎都能秒空。

如果是预定,买热门口味还需要配货。以金色交响乐罐头(以下简称“金交”)为例,其国内官方代理商为壹圆,大多数团长也都是从壹圆进货。

金交罐头有1-8号共8个口味,其中5号和8号由于适口性好,被“铲屎官们”尤其偏爱,也成为购买的优先选择。在下单时甚至会出现5和8号各下单1000个,其他口味加起来只有100个的情况。但如果比例倾斜太厉害,团长们就会被代理砍单。

为了保住单子,团长们想出了配货的方法,也就是每买一个5或8号罐头,就必须下单一个其他口味的。

“买罐头竟然买出了奢侈品的感觉。”册册哭笑不得,但是每次有热门的罐头,册册还是会第一时间冲上去抢。即使自己家猫没有吃过,还不确定喜不喜欢,也要先抢到。

在册册看来,这些都是罐头界的“硬通货”,即使到时候自己家的猫不喜欢,也可以拿去置换其他稀有罐头。

其实,进口猫罐在国内并不难买到,但是猫罐头也分三六九等,有不少测评都把罐头根据配方评了星级,在星级之外,更重要的是“适口性”,也就是受猫欢迎的程度。

进口罐头主要有三种大类:欧罐、美罐以及新西兰罐。

新西兰罐在我国几乎“烂大街”,尽管星级不算低,但是适口性相对较差。黑夜传说、百利等美罐比新西兰罐稍好,不过最受中国市场欢迎的还是欧罐,尤其是德罐为主。

“金交、Ven、mja这些德罐是肉丝,有火腿的香味,闻起来我都想吃,而且罐头特别满,也没啥油脂或者不明物,像新西兰罐闻起来就一言难尽,一个罐头里半罐都是油水,我家猫宁愿饿着也不吃。”册册说。

另一件让册册大开眼界的,就是团长之间的“宫心计”。

通常来说,团长从代理商处买宠物食品,代理商为了炒热价格,都会控价。例如进价16元的罐头,代理商要求团长售价不低于24元。

不过一些团长并不打算开这么高的价格,“像我们这种新团,会需要低价引流,或者有的团走的是薄利多销,而且大多数团长都养猫,大家也不希望价格贵得太离谱。”兔兔说。“但如果被代理发现你卖的价格很低,就很有可能会被砍单。”

一些团长为了拿到更多货源,会用小号卧底其他群里,看到低价就举报给代理。而这些团长为了避免被举报,就在群里挂出较高的价格,跟群成员私聊告知实际价格。

册册就亲眼看过一个群,因为“抓卧底”而解散。“因为有人每天在群里问价格,团长的朋友就怀疑对方是不是卧底,引发了一大批群成员的不满,大家觉得都是顾客凭什么不能问价格,双方争执起来,最终团长解散群聊结束了这场纷争。”

然而次日,这个团长再次挂出另一个团的助理在群里,两个团以及一批吃瓜群众又新建了一群吵了起来,“团长之间也够演一出宫心计了。”册册感慨。

“误入蛮荒商业世界”的册册打算结束这场几近病态的疯狂购物,“家里已经囤了三百多罐,还有三百多罐在路上,足够吃一年了。”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