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华为加持,极狐“冲高”,北汽蓝谷这次有救了?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以上(6444字)

2022-05-12 华为加持,极狐“冲高”,北汽蓝谷这次有救了?

来源:北汽蓝谷
如今,与华为强绑定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终于上市,能否就此改变北汽蓝谷的困境,成为很多人关注的焦点问题。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作者:周雄飞。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北汽蓝谷,最近很忙。

上月中旬,北汽蓝谷旗下新能源品牌极狐与崔健的跨界联动线上演讲会成功出圈,在3个小时的时间内,这场演唱会就获得了1.1亿次的点赞,并且在很多人的朋友圈中刷屏。

紧接着,在一系列的预热下,极狐阿尔法S HI版的上市发布会在近日如期举行,发布会上共推出了两款量产车型,分别为进阶版和高阶版,其售价区间为39.79万元和42.99万元,售价足以匹配高端智能汽车的定位。

这场极狐阿尔法S HI版车型的上市发布会虽然也吸引了众多业内人士及消费者关注,但他们对于这款车型并不陌生。

早在去年上海车展,极狐阿尔法S HI版就已亮相于华为的展台,作为华为与极狐联合打造、拥有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车型,彼时一度成为了观展人与众媒体关注的对象。

按照当时华为的介绍,这款车型本应在去年第四季度上市,但事实证明这一承诺“跳票”了,直到本月初才真正上市,这意味着经历了将近一年时间的等待,极狐阿尔法S HI版,终于从“期货”变为了现货。

由于联合崔健办演讲会与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发布会时间较为接近,业内就有声音认为演唱会的举办就是为了给上市发布会炒热度,而极狐之所以会如此下功夫宣传,也是为了让延期上市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被更多人关注,以便换来销量。

毕竟,这款车型已成为北汽蓝谷脱困的“救命稻草”。

同在上月,北汽蓝谷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数据,营收实现为17.31亿元,同比增长了108.42%;净利润方面却处于亏损之中,录得为9.57亿元,同比扩大了12.01%。

需要注意的是,北汽蓝谷曾凭借销量连续几年蝉联了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的位置,但从2020年开始,北汽蓝谷就开始陷入至“寒冬”之中。销量断崖式下跌、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一度被外界称作“2020年最惨的车企”。

为了挽救自己的困境,北汽蓝谷不仅推出了新能源品牌极狐,同时还与华为合作联合推出车型。在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前,搭载华为软件技术的极狐阿尔法S普通版车型率先上市,但销量并不乐观。

如今,与华为强绑定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终于上市,能否就此改变北汽蓝谷的困境,成为很多人关注的焦点问题。

1、迟到上市的“杀手锏”

极狐阿尔法S HI版的上市发布会,高调且隆重。

上周六晚,一场题为“两个奋斗者伙伴、一部世界级好车”的发布会在极狐和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官方的视频号同步开启直播。作为这款车型合作的一方,余承东在当日专门从深圳赶到北京参加发布会,与此同时,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刘宇也来到发布会。

作为发布会的主角,极狐阿尔法S HI版在二人的介绍下随之亮相。据官方透露的信息,该车拥有34个高感知硬件、包括3颗96线的量产激光雷达,再加上13颗摄像头、6颗毫米波雷达和12颗超声波雷达,共同组成了一套360度全覆盖车身的超高融合感知系统。

感知硬件之外,极狐阿尔法S HI版还搭载了华为的MDC810智能驾驶计算平台,可支持400 TOPS超强算力。

基于感知硬件和计算平台的组合下,这款车型可以实现城市L2级自动辅助驾驶、高速NOA、记忆泊车等量产自动驾驶领域的高级功能。其中,对于城市内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华为早在去年就已发布了相关的路测视频来展示,凭借着在国内率先实现这一功能,彼时一度吸引了行业内的众多关注。

在发布会上,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首席运营官王军介绍,极狐阿尔法S HI版能够根据导航路线实现自动上下匝道、自动变换车道、自动通过ETC收费站等功能,在城市道路场景,还可识别道路上的非机动车实现主动避让。

与此同时,据华为介绍,该车型还搭载了华为智能座舱鸿蒙车机OS系统,拥有专门为车载场景打造的语音控制、视觉感知、车载支付、无缝流转等核心能力,与应用深度集成。

正因如此,余承东对于这样的软硬件配置极为自信。

“这款车的智能驾驶系统的硬件能力和基础架构能力是当下最强大的,没有之一。”他同时强调,“至少在今年年底前,在硬件能力、融合感知能力、算法能力等方面,都不会有哪款车的自动驾驶能力比这款车更好。”

刘宇也一唱一和道,“极狐阿尔法S HI版正式的上市,是北汽新能源智能化转型的标志,是高阶智能驾驶元年的标志。”

除了余承东和刘宇合体出现在发布会,并且对于极狐阿尔法S HI版赞赏有加之外,极狐和华为对于这场发布会的预热也很早就已开始。

连线出行了解到,就在这场发布会举行的两三天前,极狐和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就开始对此进行宣传和造势,在二者的官方微博中可以看到相关预热的传播文案和海报。

而在更早之前的4月中旬,极狐还与崔健跨界合作了一把。在4月15日晚,崔健演唱会的视频号转发在许多人的朋友圈中刷屏,作为冠名赞助商的极狐也借此出圈,当晚“极狐”的微信指数超过780.4万,是历史第二高的数据。

如果用“极狐”作为关键词,在百度指数中搜索,同样可以看到这一现象。在4月15日当天,极狐的搜索指数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急速增长。

对于与崔健跨界合作,极狐对连线出行表示,冠名赞助崔健线上演唱会是极狐诠释“破界”理念,持续发力创新营销战略的一次具象体现和行动。基于这一解释,再结合半个月后随即举办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发布会,在业内看来,前者事件的发生或许也可以视为在为后者造势。

这就意味着,无论是冠名赞助崔健演唱会,还是之后在微博中发文,其实都是极狐在为近日举办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发布会做的传播预热。

极狐之所以会如此花费金钱和精力为极狐阿尔法S HI版做宣传,也是因为这款车型的上市已迟到很久。

早在去年4月的上海车展,一直宣称“不造车”的华为,成为了那次车展中最备受关注的品牌商之一。这是因为在其展台上,就已停放了一辆与极狐联合打造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车型。

随着这款车型的亮相,在当时业内看来,这不仅意味着华为在汽车智能化方面的首次技术落地,同时也代表着极狐与华为深度合作的开端。按照彼时华为官方的介绍,这款车型会在去年第四季度实现上市量产,但等到了所承诺的时间点这款车型却没有如约上市,直至推迟到了本月。

对于延迟上市的原因,据未来汽车日报报道,余承东把原因归结为“去年发布这款产品后,由于疫情、(芯片)制裁,以及各方面技术验证周期等因素的影响,上市的时间就延期了。”

据《次世代车研所》援引一位极狐空间销售透露,去年四月发布的阿尔法S HI版车机其实还比较糙,经过一系列的调整和验证,目前上市的车型已经有了较大的改进。

按照极狐对连线出行介绍,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后主要还是依靠极狐的销售网络和销售体系,华为可能会提供部分零售店支持。而据连线出行获悉,在今年初在北京等地的华为零售门店中,极狐阿尔法S普通版的车型就已与其他电子产品一起销售,由此可见,未来在华为的门店中也有很大可能会出现极狐阿尔法S HI版车型。

针对上市后的销量,刘宇在发布会上并没有提出一个具体的数字目标,但他也表示道“要卖到断货,没有库存,无论说多少(销量)都不足以支撑这么好的技术、这么好的产品。”

由此来看,基于极狐的重视程度,极狐阿尔法S HI版已被其视为在未来新能源汽车战场上争夺优势和获得销量的“杀手锏”。而这背后也凸显出了极狐及其背后北汽蓝谷目前所遭遇的困境。

2、极狐冲高失利,北汽蓝谷遇困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北汽蓝谷可谓是先行者。

众所周知,国内的新能源汽车行业是在2014年才正式开始发展,但就在2009年,国内市场中就已吹起了一阵新能源之风。当年,国务院下发《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计划》,其中提出要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并由中央财政安排资金给予补贴。

在这样的政策红利下,北汽集团也在2009年开始入局新能源业务,并成立了北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新能源”),这一子公司也成为了我国首家独立运营、首个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首家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首批试点国有企业员工持股改革的新能源汽车企业。

成立之初,北汽新能源就被视为北汽集团布局新能源汽车的“利剑”,主营业务不仅有纯电动汽车,还包括混动汽车的研发和生产。业务开展之后,北汽新能源很快推出了旗下的首款车型E150 EV。

凭借着这一车型,北汽新能源收获了“第一桶金”。据乘联会数据,2013年其销量达到了1628辆,在全国市场占有率为25.55%,位居全国第一。

首战告捷后,北汽新能源在之后的几年中相继推出了EX、EV、EU和EC等系列车型,伴随着旗下车型的增多,其销量也呈现出逐年增长的态势。2015-2018年三年中,北汽新能源分别实现销量为3.3万辆、5.1万辆、10.3万辆和15.8万辆。

北汽新能源也凭借着连续多年销量的快速增长,也成为了国内新能源市场中的“常胜将军”,自2013年开始自2018年一直稳坐国内新能源市场销量的头把交椅。

虽然销量可观,但对于北汽新能源而言,却一直有一个“心病”——销量的背后,低端品牌的形象却已深入消费者心中。

连线出行通过查看北汽新能源此前旗下的车型价格,可以发现无论是EX、EV系列,还是EU和EC系列车型,在停产前版本的售价基本都处于15万元以下的低端市场中。

面对这一情况,再结合长安、吉利等自主车企在那些年都推出了各自的高端新能源品牌及车型,北汽新能源也在2016年推出了旗下的新能源高端品牌——极狐(ARCFOX),并在之后的两年中相继发布了ARCFOX-1和ARCFOX-7等车型。

或许正因这些利好因素的推动下,北汽新能源在2018年也来到了它的“高光时刻”。

当年9月,北汽新能源通过借壳上市的方式登陆A股市场,公司名称也从北汽新能源变更为“北汽蓝谷”,就此成为了国内“新能源汽车第一股”,一时间风光无两。

但这样的好景并不长久。

2019年,北汽蓝谷营收和净利润方面虽然纷纷实现了增长,但当年其销量实现为15.06万辆,同比下滑了4.69%,这也是其自2013年以来的首次年销量下滑。对于这一下滑,北汽蓝谷将原因归结为受当年国内新能源汽车整体市场负增长的影响。

为了解决这一销量颓势,北汽蓝谷开始了自救。

2019年,北汽蓝谷找到了麦格纳,并很快建立合作,双方会共同研发极狐品牌旗下的相关车型。很快,极狐旗下的首款量产车型——极狐阿尔法T正式上市,为了对应高端定位,此车型的设计是由设计大师沃尔特·德·席尔瓦设计,其售价也达到了24.19-31.99万元。

除了麦格纳之外,北汽蓝谷也与华为一起搭伙。2019年其就与华为签订了合作协议,并联合设立了“1873戴维森创新实验室”,并在2020年再到去年4月,双方在上海车展上联合发布了极狐阿尔法S HI版和极狐阿尔法S两款车型,其中极狐阿尔法S在当月就已上市。

事实证明,四处寻找合作的北汽蓝谷并没有让自己的命运好起来。

2020年,北汽蓝谷的全年销量仅有2.59万辆,相较于2019年同比下滑82.79%。销量不济,财务数据自然不好看,当年北汽蓝谷实现营收31.12亿元,同比下滑69.84%;净亏损为64.76亿元,同比降幅更是达到了1666.36%。

再到2021年,当年销量实现为2.61万辆,同比仅增长了0.82%,几乎与2020年没有多大的变化。基于销量的表现,北汽蓝谷去年实现营收为86.97亿元,虽然相较于2020年同比增长了64.95%,但其依然处于亏损之中,其净亏损录得为51.70亿元。

而到了今年一季度,北汽蓝谷依然处于困境之中。上月底,北汽蓝谷发布了今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数据,其实现营收为17.31亿元,同比增长108.42%;净亏损方面录得为9.57亿元,同比扩大12.08%。

北汽蓝谷业绩不景气,与极狐没有很好地撑起高端品牌“大旗”有很大关系。据乘联会数据显示,极狐阿尔法T率先上市后,其月度销量一直处于中型SUV赛道销量排名的十五名开外,去年全年销量仅为3190辆。

与极狐阿尔法T相似的是,与华为合作的极狐阿尔法S自去年4月上市后,其销量也一直不温不火,月度销量基本处于500辆以下,去年全年销量也只有2816辆,甚至还不如极狐阿尔法T的表现。

极狐阿尔法T和阿尔法S销量2021全年走势,数据来源于乘联会,连线出行制图

就此来看,北汽蓝谷虽然在新能源领域很早就已布局,还推出了极狐这样的新能源高端品牌,并且与华为等大厂合作推出车型,但结果表明目前北汽蓝谷已处于“起大早、赶晚集”的困境中。

也正是因为如此,低端车型增速不足、高端品牌连连失利的北汽蓝谷只能将脱困的希望寄托于更受瞩目的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之后的表现。

3、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能挽救北汽蓝谷的困境吗?

北汽蓝谷会陷入目前的困境中,并不令人意外。

较早布局新能源汽车业务后,北汽蓝谷为了保持稳定及增长的销量,把旗下新能源车型的销售更多投向了B端市场。据经济观察网报道,2014年北京市下辖的14个行政区中,除门头沟区外,都成了北汽蓝谷的“试验田”,其旗下的电动汽车在这些城区进行了大量的投放。

除了当地政府给予的采购支持,北汽蓝谷还在大力发展旗下的租车平台。同在2014年,北汽蓝谷创立了绿狗租车平台,随后就在“左手倒右手”的方式下实现了旗下新能源汽车的销售。

但由于绿狗租车此后的盈利不顺,在2018年被北汽蓝谷卖掉,随后北汽蓝谷很快又与滴滴合作将EU5打造为网约车专属,还推出新的共享汽车平台“轻享出行”。

北汽蓝谷总经理助理卜红升曾在2019年公开透露,该公司新能源车辆产品私人购买与政府单位、平台购买及租赁的比例为3比7。或许正是这样,才有了北汽蓝谷此前连年蝉联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榜首的故事。

常年有B端业务的兜底,让北汽蓝谷在研发层面没有多少积累。

从车型上看,北汽蓝谷的BEIJING品牌旗下虽然有EC、EU和EX系列,但这些系列自2013-2018几年中产品一直很单一,并未投入太多精力研发新车型。这点同样可在财报数据中看到。

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8年北汽蓝谷开始公布研发费用,自当年到2021年,北汽蓝谷研发费用分别为0.54亿元、4.39亿元、9.73亿元和12.08亿元。相比之下,以“抠门”著称的理想汽车,这些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7.94亿元、11.69亿元、11.0亿元和32.9亿元,可见两者差距甚大。

北汽蓝谷与理想汽车2018-2021年研发投入对比,数据来源于Wind,连线出行制图

除了严重依赖To B端市场之外,北汽蓝谷也常年依靠国家补贴进行“供血”。就拿2018和2019两年为例,据公开数据显示,北汽蓝谷那两年获得政府补贴分别为44.52亿和41.83亿元,占到了当年总收入的27.08%和17.73%。

然而,随着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北汽蓝谷所依赖的一切发生了变化。

先来看北汽蓝谷所依赖的B端出行行业。据普华永道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疫情使得2020上半年中国汽车出行产业的产值同比下降四成,作为新能源车的最大市场之一,网约车、租赁汽车等B端市场的需求也被严重抑制。

屋漏偏逢连阴雨。就在疫情肆虐的同时,国内政府对于新能源政策补贴的退坡却一直在持续着。而今年,也是国家对于新能源政策补贴的最后一年。

在这两大因素的影响下,让本身没有太多抵抗风险能力的北汽蓝谷自2020年开始就跌入至销量快速下滑和业绩颓势的“寒冬”之中。

对于这样的困境,北汽蓝谷曾尝试通过推出更加高端的极狐品牌,并且与华为进行合作来破局,但事实证明并未达到这一目标,极狐阿尔法T和阿尔法S仅千辆的年销量就是一个铁证。

“由于北汽蓝谷太过于重视B端市场,从而在C端消费者市场中造成了两个不好的后果——没有太多消费者对其旗下品牌的车型有感知,即使了解这一品牌,也会觉得是低端品牌。之后北汽蓝谷虽然找来了华为,但推出的极狐品牌对于消费者来说,依然是一个陌生的品牌,销量表现不好自然正常。”国内某新能源车企研发负责人孙浩对连线出行表示。

基于以上因素,在业内看来,北汽蓝谷想要通过极狐阿尔法S HI版来破局,同样存在很多挑战。

从极狐阿尔法S HI版整场上市发布会来看,“高阶智能驾驶”成为了主要的关键词,按照此前华为公布的测试视频及余承东的介绍,这款车已经可以实现点到点的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其中就包括城市内道路的自动辅助驾驶。

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国内相关法律法规还未真正完善,因此在该车型真正交付后想要实现这一高阶自动辅助驾驶功能,依然会受到一些阻碍。也正因为这一因素,同样已经做到城市内道路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特斯拉和小鹏,在国内也没有过多宣传和真正向用户推送这一功能。

换句话说,在自动辅助驾驶功能这一层面上,极狐阿尔法S HI版交付后在体验上,并不能与特斯拉、小鹏等车企旗下的车型拉开多大的距离。

再来看整车性能方面。与极狐阿尔法S普通版本相比,极狐阿尔法S HI版由于搭载了功率更大的电机,使其最高车速和0至百公里加速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比如普通版最高车速为180km/h,0-100公里加速为4.2-8.3秒;HI版却可以实现200km/h的最高车速和3.5秒的0-100公里加速。

但在NEDC续航里程方面,极狐阿尔法S HI版却极大不如普通版车型。据汽车之家数据显示,极狐阿尔法S HI版两款车型(进阶版和高阶版)都只有500公里的续航里程,而普通版的续航里程区间却达到了525-708公里。

这就意味着,极狐阿尔法S HI版的续航里程不仅没有达到目前新能源汽车行业的600公里“及格线”,同时也没有超越普通版本车型的表现。

此外,极狐阿尔法S HI版与普通版在车身外形方面几乎没有区别,最大的改动就是前者在车身上安装了三颗激光雷达。但需要注意的是,激光雷达这一配置目前已成为各家车企车型上的标配。

“整场发布会看下来,华为和极狐一直在吹捧、甚至有意夸大极狐阿尔法S HI版高阶智能驾驶能力有多强,却丝毫不提仅有500公里续航的短板,如此扬长避短或许也能看出官方对产品的不自信。”中博联智库特聘专家张翔对连线出行表示。

张翔同时也表示,鉴于极狐阿尔法S普通版此前并没有打开销量,消费者对于极狐这一品牌的认知度也没有建立起来。极狐阿尔法S HI版上市后,是否能获得很好的销量、甚至帮助北汽蓝谷脱困还是一个未知数。

就目前来看,要想确定极狐阿尔法S HI版能否帮助北汽蓝谷脱困,还要看这一车型上市后具体的销量表现。但对于北汽蓝谷而言,想要真正脱困,与其依赖华为,还不如真正提高自身的实力更为现实一些。

毕竟在业内看来,华为想要在未来新能源汽车战场上占据优势,除了北汽蓝谷,它还有赛利斯、长安等合作伙伴。而北汽蓝谷,能依靠的或许只有华为。

文中孙浩为化名。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