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左晖离开一年,贝壳裁员三次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6分钟(2385字)

2022-05-22 左晖离开一年,贝壳裁员三次

来源:贝壳找房
壮志未酬先裁员,贝壳的“两翼”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孙鹏越,编辑:大风。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今天,是左晖逝世一周年,那个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的男人,从开创链家,到搭建线上开放平台贝壳找房,并一步步带领贝壳从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房产经纪赛道的领头羊。

而他患病逝世也是贝壳最艰难的时刻,伴随着房地产经济下行、“房住不炒”政策的下发,房产经纪赛道人人自危,贝壳只能被迫裁员。

裁员、港股上市、继续裁员……贝壳这一年足够的跌宕起伏,也让资本和员工开始不再信任它。如果左晖看到如今这番景象,不知会作何感想?

贝壳在香港上市的这一天特别魔幻,高管们在前台笑嘻嘻敲钟,员工们在公司苦哈哈地等着离职。

上午刚敲钟,下午高管们就开启了一场长达2个多小时的线上会议,普通员工可以选择性线上旁听。贝壳执行董事、COO徐万刚公开表示:“收入大幅下降的同时,利润却大幅度上升,唯有彻底削减费用才有可能做到。”

徐万刚特意举了“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的事迹,并且表示稻盛和夫的日航奇迹,就是建立在大裁员的基础上。如此旗帜鲜明地表态,意味着上市后的贝壳,还将继续裁员。

至此,贝壳第三次大裁员愈演愈烈。

失去核心的这一年

2021年是疫情和经济无比动荡的一年,对于贝壳而言,也是滑向谷底的一年。

房地产经济下行、大规模裁员、中概股“预摘牌”……除了这些以外,最让贝壳元气大伤的还是创始人左晖的逝世。

左晖之于贝壳,是精神支柱;之于房产中介行业,则是一个开创性的角色。在左晖的带领下,链家把房源搬到线上,升级成链家网,又从直营的链家基础上,搭建出贝壳找房这个开放平台,吸纳更多的优质房源。风头正劲的贝壳正在挑战行业龙头的地位,而一切都随着领头人的离去戛然而止。

2021年贝壳由盈转亏,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贝壳平台完成了超过450万笔房产交易,合计总交易额达到38535亿元;全年净利润亏损5.25亿元,上年同期为27.78亿元,同比减少118.87%;毛利率也从2019年的24.5%降至2021年的19.6%。

贝壳全年净亏损5.25亿元,如今股价相比发行价的20美元已经腰斩。背后的资本也是相继离去,软银、高瓴资本一再减持,只有腾讯还不离不弃。

而新CEO彭永东上任以后第一件事,就是举起裁员的“屠刀”,把“人员优化”贯彻到底,先动COO线,再动CTO线,“一体两翼”战略全部覆盖,10个人里留两个,要么转做房产经纪人,要么到家装业务去,要么拿补偿走人。不到一年的时间,贝壳已经进行了三次的裁员。

第一次裁员是2021年下半年,贝壳就关掉了超1800家门店,涉及上海地区产研和金融部门,流失近9万的经纪人;

第二次裁员是去年年底至今年3月,贝壳已有20多位中高层离职,包含金融副总裁、总经理、总监等职位;

第三次裁员就是今年五一前后的裁员,先是4月份砍掉了成都全线产研,然后五月份对涉及产品、研发、运营、集团职能等岗位进行裁员;其中新拓展的家居家装、普惠居住新业务也惨遭毒手。

据Tech星球报道:此次裁员,贝壳COO线和CTO线的裁员比例综合在40%-50%之间,不同部门的裁员比例有所不同,会出现大量的业务整合,部分城市会根据市场情况对一些部门进行合并精简。并且,贝壳原本一年两次的晋升机会和调薪窗口也已经关闭。

据贝壳2021年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贝壳经纪人共有51.55万人;到了当年12月31日,降至45.45万人,缩减逾6万人;在这短短三个月中,贝壳的线下门店也减少2900家。

等经历完第三次大裁员以后,贝壳经纪人还能有多少万人?线下门店还剩多少家?

连续三次的大裁员,意味着贝壳从粗放式经营,转变为精细化运营,毕竟曾经的辉煌一去不复返,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壮志未酬先裁员

刚刚香港上市的贝壳,它的股权结构已较两年前美股上市时发生了较大变化。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8月,贝壳在纽交所上市,当时左晖持股占比46.8%,彭永东持股为3.6%;机构类股东里,腾讯以12.3%的持股比例排在第一位,软银10.2%、高瓴5.3%紧跟其后;而现在,彭永东持股占比4.8%,左晖家族持股23.3%,腾讯持股10.8%;软银、高瓴资本已经彻底退出贝壳。

在经历左晖离世、资本抛弃后,贝壳在2021年11月正式提出“一体两翼”战略:“一体”是二手房、新房交易;“两翼”则是整装大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

一体是贝壳的根基,房屋买卖流程复杂,中介无可取代。截至2021年,贝壳活跃门店数量超过4.5万家,同比增长4.4%;2021年第四季度全国二手市场GTV同比下降43%,贝壳二手房交易同比下降41%,稍优于市场。目前来看,贝壳的基本盘算是稳住了。

再来看两翼,租赁业务经过多年证明,是个利润极低的业务,现在很多年轻人租房,避开中介再正常不过。而随着“房住不炒”政策的下发,家装家居业务确实是未来新趋势。

但“一体两翼”战略,并不新鲜,反而有种炒冷饭的感觉。

巩固房产,发展家居市场早在左晖在任时就已经在做了:先是推出了家居服务平台“被窝家装”,并向客户交付了超过3500个家装项目;然后在2021年贝壳还推出了自有的Home SaaS家装家居系统。

如今左晖已逝,彭永东挂帅,贝壳继续发展家居事业群与普惠居住事业群,4月20日,贝壳宣布完成对家装家居品牌圣都的收购,价格约折合人民币80亿元。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底,圣都家装已经在全国31个城市开设110余家门店,累计服务超15万家庭。

80亿收购杭州圣都家装,看得出贝壳下了很大决心。但6.9万亿元的市场规模,大众的市场教育还处于初级阶段,短时间内很难做出成绩。并且虽然“一体两翼”口号喊得响,但这次裁员风波也波及到家居家装和普惠居住新业务。

壮志未酬先裁员,贝壳的“两翼”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谁能替代贝壳?

对贝壳而言,2021年是坎坷的一年,但2022年并还没有给它“苦尽甘来”的希望。随着疫情的爆发,贝壳最核心的上海和北京房地产市场受创严重,而这两个城市是贝壳33.2%的净收入来源(2021年)。

房地产行业因政策波动导致衰落,不确定性导致恐慌蔓延到整个行业领域。但还是有众多新玩家入局,试图造出第二个贝壳。

不管是传统的物业公司,还是新兴的互联网企业,都盯上了卖房生意:阿里入股易居,字节跳动投资麦田房产,京东上线“自营房产”,线下布局门店“好房京选”;房地产开发商也成立房产经纪品牌,如恒大的“房车宝”、碧桂园的“有瓦”、龙湖的“塘鹅”……

而这些新玩家也不用担心员工的招聘问题,直接可以接盘被裁掉的贝壳经纪人。

另一方面,Z世代的年轻人已经将房产中介和高价划为等号,更愿意从垂直租房平台,转向微博、豆瓣、小红书、抖音、闲鱼等平台,贝壳势必会面临中小中介机构和个人房东的双重竞争。

一边是有资本支撑的新玩家虎视眈眈,一边是年轻用户群体的“抛弃”,连续三次裁员的贝壳,如何能守住自己的城池?是借助港交所上市的机遇而新生,亦或下沉被新房产经纪品牌所代替,还需时间来验证。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