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
华为杀入,投了一位华科教授
统计 阅读时间大约10分钟(3893字)

2022-05-29 华为杀入,投了一位华科教授

来源:图虫
工业软件,一条跟芯片同样着急的卡脖子赛道。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资界(ID: pedaily2012),作者:张继文。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华为又悄悄出手了。

投资界获悉,武汉天喻软件有限公司近日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是华为系VC——深圳哈勃科技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约25.5%,为第一大股东。

这家不起眼的公司背后,站着一位华中科技大学教授——陈立平。2002年,陈立平组织天喻软件从母公司武汉天喻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软件剥离、改制,并出任公司董事长。此后20年,他和一众华科教授熬过了国产工业软件落寞年代,缔造了今天的天喻软件。

透过华为的出手,我们看到一条热得发烫的赛道——工业软件。从2021年起,工业软件项目开始密集出现在各大VC/PE的投委会上。十沣科技、中望龙腾、芯华章、华天软件、黑湖科技、云道智造、摩尔元数.....一众黑马融资火爆,好不热闹。

曾几何时,几乎所有VC都在看半导体;如今这一幕似乎又在工业软件上演。一个粗略的共识是:这是一条跟芯片同样着急的卡脖子赛道。

华科教授,一连创立两家公司,华为、深创投分别入股

我们先从一位华科教授说起。

天喻软件诞生于上世纪末的“甩掉绘图板”浪潮。彼时,国内大部分制造企业尚未采用计算机绘图系统,市场上更没有国产CAD软件。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国内各大高校开始高度重视CAD技术的应⽤推⼴,华中科技大学也是其中之一。期间,华科的CAD中心承担了相关科研攻关工作,并鼓励一众华科教授走出象牙塔,推动国产工业软件走向市场,陆续成立了深圳优胜机电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高华计算机公司等公司,刚被聘任为华科副教授的陈立平也参与其中。

1997年,上述几家公司发展不尽人意,一众教授回到华中科技大学,开始独立运作武汉华中软件公司。两年后,华中软件公司被划入武汉天喻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其下属的CAD分公司。随后,陈立平教授带着天喻软件独立出来,成为一家专业从事CAD系统研发的公司。

彼时,天喻软件所处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海外巨头早已收割了一大批国内大型制造企业龙头。“在那个自主创新的年代,这是每一个真正有理想的中国企业面临的问题。人家都用枪用炮了,你不能还是大刀长矛。”陈立平教授曾袒露心声。

此后,陈立平带着团队研发技术,深入研究客户需求。2006年,天喻软件携带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建模仿真平台InteMworks,亮相Modelica 2006大会。在一个以欧美专家为主要成员的学术俱乐部看来,中国人能推出这样一款产品,实属难得。

此后,天喻软件团队逐步扩张到150人。如今,这家脱胎于华中科技大学CAD中心的创业公司,成为了业内自主产品线较全、用户数较多的知名软件企业,产品包括PLM、CAD、数据安全等工具软件,服务中国电子高科、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中国中车、江淮汽车集团、东方电气集团等上万家企业。不久前,天喻软件成功入选2022年度湖北省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榜单。

一直以来,天喻软件极为低调,华为是如何发现这家潜在水下的公司?

这可能要从华为与华科的渊源讲起。数据显示,近五年,进入华为的华中科技大学本科毕业生人数超过320人,累计入职人数已超过10000名,其中郑宝用、郭平、胡厚崑、孟晚舟等华为高管皆出身华科。因而,坊间戏称华科是“华为的娘家”。

另外,华为对工业软件的重视程度不亚于芯片产业链。比如在EDA领域,华为曾一年内投了4家公司,分别是九同方微电子、立芯软件、飞谱电子以及阿卡思微电子;华为还投了两家CAE软件(即仿真软件)公司——励颐拓和云道智造、MES(制造企业生产过程执行管理软件)系统公司上扬软件。

凭借着敏锐的产业触角,华为发掘到天喻软件并非难事。

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不同于天喻软件,陈立平教授的名气在创投圈更响亮。2008年,陈立平教授带着华科学生在苏州成立了同元软控,这是专业从事新一代系统级设计与仿真工业软件产品研发的高科技企业,属于仿真软件(CAE软件)范畴。天眼查显示,同元软控曾在今年3月完成了一轮融资,投资方包括中网投、钟鼎资本、元禾控股、深创投等。

国产工业软件的春天,终于来了。

最火爆的赛道之一,LP开始问:你们投工业软件吗

CAD、CAE、CAM等传统专业化软件、PLM、EDA、BIM等新型系统级软件……这些晦涩的名词都有一个共同名字——工业软件。

工业软件,被公认为“工业制造的大脑和神经”,是数字经济时代工业领域的“皇冠”。我国作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拥有世界上最齐全的产业门类,却在核心工业软件上有着难以言表的心痛,这个软肋长期并不受到重视。

直到2021年,工业软件首次入选科技部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首批重点专项。于是,这个鲜少被问津的赛道才开始火起来。

VC/PE对工业软件的热情有多高?北京一位FA向投资界讲述了他的亲身体会:“这个月,我们服务了一家国产替代的基础软件公,融资信号刚放出不到一周,便有数十家VC前来沟通。”

连LP也来了。不久前,华南某VC机构在募资过程,LP直接问:新一期基金会投工业软件吗?“那次见面,这次LP用了快一半时间跟我聊国产工业软件的情况。”该VC机构合伙人印象深刻。

毫不夸张,工业软件已经成为创投圈最吸金的赛道之一。十沣科技、中望龙腾、芯华章、华天软件、黑湖科技、云道智造、摩尔元数等公司纷纷获得多轮融资,背后投资人队伍更是浩浩荡荡——红杉中国、深创投、高瓴创投、达晨财智、蓝驰创投、金沙江创投、北极光创投、中科创星、启明创投、险峰长青、千乘资本、丰年资本等VC/PE机构。

其中,十沣科技无疑是典型案例之一。2020年底,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知名计算流体力学家陈十一在深圳南山区创立十沣科技,致力于打造国内高端工业仿真软件。公司刚刚成立,投资人便主动登门拜访,火速完成天使轮融资。

今年3月,十沣科技完成A轮、A+轮数亿元融资。其中,A轮由高瓴创投独家领投;A+轮由国家级科创投资平台国开科创和高瓴创投共同领投,参投机构包括广州知识城集团、深圳天使母基金、南山领航人才基金、南山金融科技基金、基石资本、松禾资本、线性资本、境成资本、浩瀚投资、海松资本和仁智资本等十余家投资机构。

而在CAD赛道,国内老牌工业软件企业——华天软件同样备受瞩目。1993年,杨超英等4名时任山东大学老师带领学生创建浪潮CAD工程有限公司(华天软件前身),填补了国内空白。一路走来,杨超英经历了国产工业软件最落寞的时代。

自2016年开始,华天软件开启融资计划,但一度进展缓慢。直到2020年左右,主动上门拜访的VC/PE明显多了起来。2021年1月,华天软件完成A轮近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硅港资本领投,方广资本、千合资本、海创汇、兴锐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同年7月,完成B轮1.8亿元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硅港资本、国泰君安创投、方广资本、海尔海创汇等股东。知情人透露,一家投资机构赶在董事会盖章前,硬生生挤了进来。

今年2月,华天软件公布完成C轮近4亿元人民币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丰年资本、华控基金、临港科创投、合添基金、华义创投、青松资本、电科资本等机构跟投。据悉,该公司考虑再进行一次融资,引入大型国有基金投资方后,启动A股上市计划。

有趣的是,除了财务性VC/PE机构,产业资本也挤上了工业软件赛道。

譬如,云道智造身后除了红杉中国,还有华为和腾讯;而工业智能CAD厂商设序科技,不仅吸引了联想创投、险峰长青、高榕资本、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等,还出现了字节跳动的身影;而比亚迪已经连续两轮投资了CAD公司——新迪数字。

在这条赛道上,产业资本的优势再次凸显。一位创业老兵分享自己的感受:“工业软件想要用得好,需要到真实场景测试。如今,很多产业投资人主动找上门来,不仅给钱还帮忙测试产品,有助于产品改进。”

紧迫性不亚于芯片,国产工业软件的崛起时机到了

毋庸置疑,国产工业软件的前途是光明的。

我们先从政策来看——国务院2021年12月发布的《 “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提到,到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迈向全面扩展期,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10%。上海一位市场化母基金负责人表示,国家对工业软件、基础软件的重视力度在不断加大,利好政策显而易见。

工业软件的战略地位已经成为圈内共识。大到飞机、导弹、火箭,小到房子、家电、手机,没有一件工业产品能够离开工业软件。“离开了工业软件,我们连设计、生产一个螺丝钉都会遇到麻烦。”华南一位硬科技投资人坦言,如果没有工业软件支撑,整个制造业就成了一个沙塑宫殿。

更重要的是,国产工业软件崛起时机到了。众所周知,工业软件本身复杂度极高,发展依赖于下游客户的配合。回顾海外软件巨头的崛起之路,都离不开当时半导体、飞机、汽车等产业的发展,如达索系统有达索航空的支持,德国西门子依赖于汽车、通用机械领域的大客户发展。如今,国内光伏产业、新能源汽车等产业已达到全球水平,这为国产工业软件企业提供了大量的订单机会。

再加上国内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兴技术的长期积累,工业软件迎来了提速发展的机遇。蓝驰创投投资合伙人石建平认为:“下一代靠数据和AI驱动的工业软件可能在应用场景起到更大的作用。仅仅凭借经验积累的工具软件,已经跟不上数字化转型的发展速度了。”

坐了十多年冷板凳的国产工业软件火起来了,但一个残酷的问题摆在所有人面前:欧美巨头正在牢牢掌握这个行业。

正如投资人感叹,就是这样一个与芯片同样重要的市场,却长期被欧美软件巨头垄断,我们甚至落后了数十年。

这意味着,国内工业软件在短时间内要实现超越,非常难。无论是EDA三巨头,还是全球工业软件龙头企业西门子和达索,他们在相关领域的沉淀不是两年三年,而是二三十年。因此,国产工业软件赛道至少需要20年,才可能具有扳手腕的实力。

“国内工业软件基础薄弱,而且已经错过了早期伴随行业慢慢成长的阶段,现在想要和其它软件巨头竞争,压力就很大。”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直言,工业软件就是典型的制造业,是属于前慢后快,指数增长的硬科技行业。

为此,工信部发布关于印发《“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规划》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充分发挥创业投资支持创新创业作用,鼓励社会资本设立软件产业投资基金,为软件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加快发展知识产权质押融资等金融产品服务,支持企业积极申请科创板、创业板上市。

如果要让VC/PE大举将资金投向工业软件,那先要给大家画出清晰的退出路径。

深圳一位本土创投大佬曾说过:“工业软件周期虽长,但二级市场给它的估值高、成长性大。中国工业场景这么多,只要你积极介入,时间花长一点,最后的平均回报也是非常高的。”2021年3月,被誉为“国产CAD第一股”的中望软件成功登陆科创板,上市以来股价持续上涨,市盈率超100倍,如今市值超140亿元;

此外,并购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根据历史经验,海外工业软件巨头都是在不断并购的过程中一路壮大。北京一家早期机构合伙人坚信:“只要你投了一个还不错的团队,即便最后把它卖了,大概率也能获得不错的回报。”

眼下,国产工业软件站上了历史舞台中央。回顾创投圈,过去几年大家亲历了不少昙花一现的赛道,也见过不少最后一地鸡毛的风口。“理性和长线的投资逻辑,需要一直贯穿工业软件投资的始终。”耐得住寂寞,方能见繁华。

1、猎云网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
2、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保留官方微信、作者和原文超链接。如转自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
)字样。
3、猎云网报道中所涉及的融资金额均由创业公司提供,仅供参考,猎云网不对真实性背书。
4、联系猎云,请加微信号:jinjilei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display_name}}
{{item.author_user_occu}}
{{item.author_user_sign}}
×